學生“托管”成“脫管” 法律怎麼解決

2018年09月12日16:21  來源:中國婦女報
 
原標題:學生“托管”成“脫管”,法律怎麼解決

為緩解“孩子放學早、家長下班晚”的矛盾,“社會托管班”(指校外托管班)應運而生。其主要有兩種形式:一種是自然人經營的家庭式托管班,一般設在學校周邊居民住宅區內﹔另一種是各類教育培訓機構或家政公司兼營的托管班。

雖然社會托管班的出現迎合了市場需求,但管理混亂引發的安全隱患也屢見報端,難讓孩子安心、家長放心。

7歲的安某因放學后無人看管,參加了某教育培訓機構組織的課后托管班。2017年3月下午3點半放學后,安某被培訓機構工作人員接到校外托管班教室內,約16時35分許,安某在托管班教室內摔倒,造成左前臂尺骨、橈骨骨折(完全斷裂)的后果。

安某的父母找到該培訓機構,培訓機構卻表示此事系安某自己所為,與其無關,不應承擔任何責任。安某父母將該培訓機構投訴到當地教委,但教委審查后認為根據相關規定,該培訓機構不屬於民辦教育機構,不屬於其主管范疇。安某父母不服,將該培訓機構訴至法院,要求其承擔醫療費、誤學費、護理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各項損失共計20萬元。

由於托管服務包括但不限於為學生提供上下學接送、餐飲、住宿、課業輔導等內容,其在消防、食品衛生、交通、教育等方面是否安全和規范,如何有效預防安全隱患,以及出現問題該如何解決受到社會的普遍關注。由於現有法律難以定性托管行業屬性,致使教育、工商、民政等職能部門難以將其納入各自主管范圍,導致監管難以到位,一些“托管”逐漸演變成“脫管”。

那麼出現問題后,法律上該如何解決呢?

托管期間,被托管學生發生人身損害的,托管機構該如何擔責?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39條規定:“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未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應當承擔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 以下簡稱《意見》)第22條規定:“監護人可以將監護職責部分或全部委托給他人。因被監護人的侵權行為需要承擔民事責任的, 應當由監護人承擔, 但另有約定的除外﹔被委托人確有過錯的, 負連帶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32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監護人盡到監護責任的,可以減輕其侵權責任。”

托管機構對學生進行教育、管理的行為,是托管機構基於家長的委托部分履行監護職責的行為。在托管期間,托管機構因為自身過錯,導致被托管學生的人身權益受損,托管機構應該按照“過錯責任原則”承擔與其過錯相應的賠償責任。

(責編:陳楚楚、吳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