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無處不荔枝,而今何去從

2019年08月15日08:32  來源:福建日報
 
原標題:莆田:無處不荔枝,而今何去從

  “狀元紅”荔枝樹  許武 攝

  荔林水鄉  張宇靜 攝

  又是一年盛夏時節,莆田荔枝成為水果市場的寵兒。受氣候影響,今年莆田荔枝產量低,市價高於去年。在上市之初,市場供應量不多,每公斤至少30元,甚至在40元以上,直到大暑集中上市,價格才慢慢回落。

  上世紀60年代初,郭沫若在莆田考察時,曾寫下“荔城無處不荔枝,金復平疇碧復堤”的詩句,盛贊莆田荔林美景。當時荔枝在莆田的種植規模還比較大,但現在卻成為枇杷、龍眼、荔枝、文旦柚等莆田“四大名果”中最少的。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閩中佳果,規模遞減

  莆田有“荔城”之別稱,荔枝種植興於唐代,盛於宋代。史料記載:“宋時,興化軍風俗,園池勝處唯種荔枝。當其熟時,雖有他果,不復見省。”在仙游縣楓亭鎮一帶,更是出現“煙火萬家,荔蔭十裡”的景象。

  說到莆田荔枝品種,北宋名臣、書法家蔡襄在《荔枝譜》中寫道,當時,福建有12個知名荔枝品種,而莆田普遍種植其中7種,即陳紫、江綠、方家紅、游家紫、宋家香、周家紅和圓丁香。到南宋紹熙年間修郡志時,提到《荔枝譜》所載品種隻剩4個,后來又相繼出現新品種。

  閩中荔枝珍品,首推陳紫,深受世人喜愛。“唯有陳紫之於色香味,自拔其類,此所以為天下第一也。”從《荔枝譜》所載的一段文字可見一斑,“陳氏欲採摘,必先閉戶,隔牆入錢,度錢與之,得者自以為幸,不敢較其直之多少也”。

  莆田市農科所果樹研究室主任劉國強介紹說,陳紫荔枝比較晚熟,一般在每年7月中下旬上市,果肉飽滿,表皮粗糙,核小汁多香甜,最適合鮮食。莆田現有荔枝品種以陳紫為主,大概佔一半以上。

  資料顯示,1991年,莆田荔枝種植面積1萬多畝,產量2000多噸。進入21世紀后,面積和產量呈逐年下降趨勢。據莆田市農科所副所長兼果樹分所所長彭建平介紹,目前全市荔枝種植面積隻有9000多畝,而枇杷有20多萬畝、龍眼18萬多畝、文旦柚2萬多畝。

  劉國強建議:當地可以規劃一個荔枝產業園,由具備一定實力的企業投資種植,較好克服資金、技術、成本等難題,從分散經營逐漸轉化成規模經營,有條件的果場應組織力量科研攻關,提高坐果率和單位面積產量。

  多種因素,效益受限

  荔枝俗稱丹荔,屬無患子科,常綠喬木,喜生長在溪流、水渠和池塘旁邊的濕地。“其實,荔枝的這種特性並沒有科學依據,但仍然在莆田民間形成了‘荔枝不上山’的傳統觀念。”劉國強說。

  縱觀莆田全市,荔枝主要分布在興化平原的南北洋地區,這裡地處木蘭溪中下游,支流眾多,水系發達,其中又以木蘭溪、延壽溪流域和城涵近郊為最。荔城區是莆田荔枝的主產區,佔全市七成以上。

  近年來,莆田東進南拓,城市化步伐加快,建設用地集中在南北洋平原地帶,壓縮了荔枝的生存空間。如何平衡好兩者之間的關系,當地政府採取了有效措施,選擇在荔枝比較密集的地方,打造了一些城市綠心。

  荔枝的花期比較短,一旦遇到惡劣天氣,坐果率就會降低,加上畝產相對較少,管理上也比較繁雜,人力成本投入大。在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當地果農更傾向於種植其他名果。

  與其他莆田名果相比,荔枝的市價至少每公斤要20元,果農才能盈利,加之荔枝容易變質,需要借助全程冷鏈物流,才可銷往外地市場,但成本也隨之增加,降低了市場競爭力。

  莆田荔枝以農戶散種為主,沒有專門的農業園,這也限制了規模的擴大,導致產量走下坡路。

  “莆田荔枝主要用於鮮食,沒有多余的量拿來加工。”莆田市禾碩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蔡少震說,荔枝干制作原料主要從廣東、廣西等地購入,當地品種不一樣,價格也比較合適。

  莆田市市農科所副所長兼果樹分所所長彭建平認為,莆田荔枝要走出困境,既要發現和培植當地的珍稀良種,也要大膽引進諸如合浦的雞嘴荔、福清的東劉一號等穩產、高產的良種,同時解決荔枝品種結構問題,多種植適合焙干、罐藏的荔枝品種。另外,較大的果品經營單位要向外地取經,掌握低成本的保鮮技術,解決長途運輸問題。

  保護古樹,開發旅游

  不久前,莆田市涵江區白塘鎮雙福村舉辦了首屆荔枝開摘節。其間,從700年陳紫荔枝樹上摘下的58顆荔枝,拍出了5880元的高價。

  雙福村是典型的荔林水鄉,全村有10株樹齡在700年以上的荔枝古樹,成為不可多得的鄉村旅游資源。村民將其逐一編號,精心呵護。以“雙福1號”為例,樹干周長5.1米。

  除了雙福村的陳紫荔枝古樹,另有3株樹齡比較大的在楓亭鎮東宅村,相傳為蔡襄親手所種,至今枝繁葉茂,年年碩果累累。

  據不完全統計,樹齡500年以上的莆田荔枝古樹有30余株,富含歷史故事和文化底蘊。

  在荔城區鎮海街道宋氏宗祠遺址中,長著一棵“宋家香”荔枝古樹,據傳種植於唐朝初年,已有1200多年,被列為市文物保護單位。1903年,“宋家香”樹種被美國傳教士蒲魯士移植到佛羅裡達州,並散播至南部諸州及巴西、古巴等國,成為“莆裔外國荔”。

  宋熙寧九年(公元1076年),莆田文狀元徐鐸將一株荔枝幼苗贈與楓亭鎮的武狀元薛奕種植,后人稱之為“狀元紅”。走進荔城區新度鎮下橫山村,在流經該村的木蘭陂南渠旁,列植著一片“狀元紅”古樹,據說最老的一棵是徐鐸所植。“記得有一年,這片荔林出產荔枝近2噸。”下橫山村村民陳開發說。

  “受水質、虫害及周邊環境的影響,荔枝古樹面臨生存危機。”莆田市園林科學研究中心負責人王福興說,除了組織農技人員做好病虫害和生長期測報工作外,莆田市政府已經作出規劃,結合木蘭溪整治工程,清除南北洋環境污染,開辟荔林水陸旅游線路。

(責編:陳藍燕、吳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