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技藝:匠心傳承需要青春沉澱

2019年08月16日08:33  來源:福建日報
 
原標題:雕刻技藝:匠心傳承需要青春沉澱

  漳州徐氏木偶頭雕刻第八代傳承人徐翌昕創作的木偶頭雕刻作品《狀元·夫人》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黃文壽的木雕作品《英雄的呼喚》

  杜海中創作的壽山石作品《曹衣出水》

  8月8日—18日,福建省海峽民間藝術館,青藍門徑·福建青年藝術家雕刻作品展正在舉辦,吸引不少雕刻藝術愛好者流連忘返。與一般展覽不同的是,本次是師徒共展,壽山石雕、木雕、陶瓷、刺繡等不同藝術門類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及其青年弟子的作品薈萃一堂。

  雕刻藝術根在民間,魂在匠心,重在傳承。“青藍,源於‘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門徑,學藝入門之路,有師徒間的結對、傳承之意。希望大家借這個平台,相互借鑒、取長補短,在跨界交流中探索師承與發展。”青年雕刻藝術家、策展人鄭嘉誠說。

  本次展覽由福建省民間文藝家協會、福建省海峽民間藝術館、福建省壽山石文化藝術研究會主辦,參展者圍繞行業領軍大師的責任與思考、非遺傳承的青年人才選拔和培養、非遺創新語境下的文創設計人才培養模式等話題進行深入探討。

  既要耐住寂寞 又要敢於突破

  90后的徐翌昕,是國家級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漳州徐氏木偶頭雕刻第八代傳承人,也是本次參展者當中年紀最小的。

  “我是以學習者的身份來參展的。藝術是相通的,我看到很多前輩及其優秀弟子的作品對人物形象的刻畫淋漓盡致,讓我受益匪淺。尤其是壽山石雕,用石頭雕刻出比木偶更傳神的五官,這需要扎實的基本功。”徐翌昕說。

  徐翌昕帶來的木偶頭雕刻作品《狀元·夫人》,是傳統木偶造型裡具有代表性的角色。“漳州木偶頭雕刻是我國民間工藝美術中極富特色的藝術瑰寶。在閩南,人們喜歡把木偶作為新婚禮物送給新人,表達美好祝願。我也想借此獻禮新中國70華誕。”

  徐翌昕出生在木偶雕刻世家。她說,木偶頭的每一個形象都是根據神話故事或民間傳說想象出來的,隻有像爺爺和父親那樣,靜下心來,心無旁騖,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貧,才能創作出與眾不同的作品。

  傳統技藝既要傳承,更要創新。因為台灣在傳統木偶的設計和改良上獨樹一幟,她選擇報考台灣的大學,進入流行設計系,學整體造型設計。大學畢業后,她開始系統鑽研木偶雕刻和木偶表演,吸收傳統美術裝飾藝術,結合戲劇表達方式,以生活的眼光和思維雕刻木偶頭,刀法愈發細膩且富有靈氣。

  “爺爺將傳統木偶與漳州民間文化進行深度融合,塑造出一批又一批豐富多彩的木偶形象﹔父親繼承了木偶雕刻‘以形寫神’的精髓,發展出裝飾性強、更具藝術沖擊力的木偶創新造型。他們經常勉勵我,隻要有想法,就大膽創作,自由發揮。”徐翌昕說。

  談及木偶頭雕刻如何走向市場?徐翌昕告訴記者,徐氏木偶頭雕刻以神話人物為重要題材,而神話人物本身沒有一個特定的標准,例如最近大熱的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就是一個新的哪吒形象,傳統造型也可以不斷創新。“我想牽手博物館,通過與文創相結合,把受眾面往年輕人靠近,讓他們有興趣了解,在接觸中喜歡上木偶。”

  既要匠心打磨 又要相互借鑒

  堅守匠心才能做到極致。福建省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福建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院長李豫閩說:“青年藝人要刻苦,不能滿足於做一個匠人,應守正創新,努力成長為大師級的藝術家。”

  同樣是出生在雕刻世家的林帆,用壽山坑頭靈動的石質制作成《女媧補天》,雖依托美麗傳說,卻顯得別有韻味。

  當初林帆拿到原石時,石農已將坑頭挖得雜亂多洞,為了保留石頭的完整性,他決定採用擅長的女性題材,隻選石頭最好的部分表達主題,其他部分加以祥雲配飾。人體腰部由於石農挖得比較深,他按照師傅林飛的提議,索性直接打通腰后部分,將人物表現得更立體。

  “這件作品帶著林家的味道和林帆自己的特點,但刀法還要加強基本功訓練。藝無止境,唯有不斷努力,才能達到一定的高度。”林飛語重心長地說。

  策展人鄭嘉誠也是90后,研修於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師從父親、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鄭幼林。他帶來的高山石雕刻作品《魏晉風度·琴魂》,吸引不少人駐足觀看。“魏晉風度是文化史上一段優美的風景,我將琴與竹相結合,就是想表現文人風骨與超然出塵的清高思想。”談及創作初衷,鄭嘉誠如是說。

  努力讀懂和駕馭一塊原材料,是鄭幼林一直以來的追求。對於兒子創作的這件參展作品,他評價說,“琴魂”的構思與創意所表達的內涵值得贊賞,琴與竹的精神融合是中國古代文人追求的高尚人格。作品不足之處在於,竹葉設計繁瑣,疏與密、虛與實的處理還不夠到位。

  對弟子林清廉的壽山石參展作品《亦有佛性》,鄭幼林在肯定的同時,也點出美中不足:“雲的處理太拘謹,應該更加放開些,才能讓人感受到由近及遠的廣闊空間。”

  鄭幼林進一步指出,藝術需要相互借鑒,跨界融合,建議大家多到博物館看看。

  既要找准定位 又要根植文化

  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從藝術視角反映新時期取得的藝術成就,是這次展覽的一大亮點。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黃文壽的參展作品《英雄的呼喚》,選擇色澤深沉的紅木為材料,就是為了更好地體現旗幟、硝煙戰火和英雄人物赤心報國的悲壯場面。“時代永遠呼喚英雄,這一理念貫穿我的作品創作始末。《英雄的呼喚》採用塊面刀法,塑造血氣方剛的英雄人物個性。”黃文壽說。

  福建省工藝美術研究院院長余衛平呼吁,青年藝人應在文化學習、藝術理解和工藝提高上多下功夫,要找到自己未來的定位,不能整天想著掙錢。

  植根優秀傳統文化,方能避免隨波逐流,作品才有恆久的生命力。如何提升雕刻作品的文化內涵,對新一代傳承人可謂是一大考驗。

  在制作參展作品《康庄大道》時,林城考慮到鱟箕石的面紗很難磨亮,所以隻在細膩的石質部分進行創作,大片的金黃稻田配以飛舞的大雁,給人一種收獲的喜悅感。作品創意不錯,可現場有人提出異議,這是為何?問題就出在作品的名字上,幾位業內前輩共同的感受是文不對題。

  無獨有偶。這次參展,杜海中帶來一件精心制作的壽山石作品,可怎樣命名,創作過程中他很是困惑。最后,還是在恩師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黃麗娟點撥下,聯想到“曹衣出水、吳帶當風”的藝術表現手法,遂取名《曹衣出水》,以此表達對生命的渴望和對自然的崇敬。

  薛承海帶來的作品《虎鈕》,讓人眼前一亮。他用最傳統的印紐表達虎的威嚴,用古獸圓潤的處理將獸的神態斂入印中,讓傳統文化和他心中奔於山野的萬獸之尊融為一體。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潘驚石在肯定弟子薛承海基本功扎實的同時,也給出這樣的忠告:“當沒有師父直接教你的時候,你隻能靠自己去悟。你要多下苦功,多讀點書,因為隻有勤奮,持之以恆,才能用最短的時間學到最好的東西。”

(責編:陳藍燕、吳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