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福建频道>>专题>>活动策划>>我家门前那条河--有奖征文

川里人家

池宗平

2015年01月21日16:40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手机看新闻

对于一个游子来说,都会患有一种奇怪的慢性病。那就是在每一个静夜里轻呼故乡的名字;在每一个老乡聚会的场合打听故乡的新闻。

我就是这么一个游子!我小时候生活在故乡的泾河川道边。记忆里的故乡四处都是农田,低矮的瓦房一片片错落在田野,小小的街道五层以上的楼房都很少看到,马路上煤灰飞扬,举目破旧,一条泾河泛着黄泥水不舍昼夜地穿县向前。河的两岸百米之内难觅草木,全是光秃秃的一片黄泥沙。

过去的川里人看“泾河龙王”的脸色吃饭。每年的汛期,泾河水一涨,整个小县城常常被淹在水里,一片汪洋。大水成灾,小水成害。一场大雨过后,地里的庄稼都被埋在了黄泥里,一片狼藉。一棵棵禾苗、幼木像是一个个缺食少衣的孤儿,让人看着伤心。川道人家的屋内也经常被淹,户户排涝,锅、碗、瓢、盆都成了排涝的工具;道路泥泞难行,一不注意,脚陷入了黄泥内,保准鞋脚分离。记忆里每当这个时候,奶奶总是一声声地向上苍请愿,说着好话。父亲总是一声声地叹息。这些都是那个年月留在我脑海里的印像,如今想来,还如昨天。

这难道就是川里人的命?一向勤劳踏实的川里人对天发问?!可是,再勤劳再踏实再肯干面对如此庞大的河流,面对这么大一个河川,有着“愚公移山”之志,又能耐若何!于是,将希望寄托在儿女们将来争气,能从这里走出去成了川里人努力的方向与梦想。

正当我的乡亲们,正当川里的这些汉子们一代代对天长问,彷徨、无助的时候;正当川里一生向善、吃斋念佛的老人对天祈祷的时候;正当川里的娃娃们惊恐万分不知所措的时候,一条好消息随着一个有力的声音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进了千家万户。

“建设彬县城区泾河防洪工程!防洪防灾,根除水患,确保城区安全,拉大城市框架,扩大城市规模,促城区和谐发展。”在彬州城的上空响起。

这是彬州史上一项宏大的工程啊!这是一个敢与天斗敢与地斗涉及防洪排涝,道路桥梁,绿化景观的市政大建设大投入工程,这是一项造福万代艰巨而繁杂的大项目,整个工期一干就是三年多。

如今,一条防洪墙像一条护佑彬州城的巨龙一样盘卧川里。新一代的川里人再也不会像父辈当年那样,一到汛期就提心吊胆,举家避难,忧心忡忡。当年,乡亲们盼着逃离的川道,如今已迎来一批批回归者,建设者与观光者。

漫步泾河长堤,脚下的泾河水像一条条驯服的长龙一样穿闸而过;不远处的循环工业园区繁忙有序的生产,使人心里便会生发出一股作为川里人的自豪与骄傲来。

顺着泾河长堤缓步向前,边看、边想、边回忆。

看:那一汪碧波荡漾,秋无叶落,冬不结冰如一位睡美人的侍郎湖是夕阳晚照中谁的新娘?看,那群山环抱,一山、一水、一湖、一道观,古色古香的古村落里,是谁幸福地在此颐养天年?看,那依山傍水,“结庐在人境,但闻车马喧”的诗意画境里又是谁的家?看,那粗衣长须,手握农具,凌角分明,目视远方的“笃公刘”,我们还有何词不去好好地珍惜这里的一山一水一木一物,不去好好地传承他的伟大精神呢?

漫步泾河长堤,迎着朝阳。我在想,日日夜夜无私护佑着子民的大佛啊,您是否也该歇一歇?让您弯曲太久的那根无名指放心的伸展伸展了?放心吧,再也不要担心泾河水泛滥成灾了。再大的泾水泛滥在这整整长达7公里的巨龙面前也只能是“拍堤兴叹”,自讨没趣。

漫步泾河长堤,迎着朝阳。我在想,阿房宫烧了,腾王阁坍了,圆明园抢了,北京的永定门曾被拆了,帝王将相的墓被掘了,可是,为什么成都的都江堰长久地保留了下来?久不得其解。

这时,迎面走来一老一少俩位农民。

只听年长者对年少者说:“还是如今好啊。这防洪大堤一修,咱川里人不用再看龙王脸色过日子了!”

年轻者答:“是啊!走,我们看开闸放水去?”

上前一问,才知道,附近的这俩位农人是要去泾河长堤上看那开闸放水时一条条水龙腾飞游走的壮观。心下不禁一笑。心中久不得其解的谜团一下子就解开了。

是啊,大凡至今能遗留下来的胜迹,无不是为民众造福,为民立碑的工程!我想,泾河防洪工程正是这样一个为民造福,立碑,将永垂不朽的工程!

泾河防洪长堤也将陪伴一代代的川里人家,一代代的彬州儿女到天荒地老。我在想,李白若在世,范公若回豳,他们故地重游,又将会写出什么样的鸿伟篇章来?

漫步泾河长堤,我的记忆里满是奶奶在每一个有星星的夜晚讲给我的有关彬州的那些美丽传说故事。

那“七星台”曾有多少乡民上台祈寿,颛顼为什么要砍断天梯?大禹在此治水有着何等的辛劳?那龟蛇大战的传说,在如今看来,其实更像是水绕山、山环水,龟蛇缠绵相亲,相互依赖。那花果山的西游故事;那“九曲十八洞”的来由;那灯山石窝的万盏清油灯;这些历史遗产里盛了先人多少的匠心。那开元广场人头攒动,笑逐颜开;还有那公刘稼苑等等这些古今美景的组合每天都在描绘着多么精彩的一幅幅“彬州游园图”。

《豳风》徐徐,在这块《诗经》的诞生地,在这片《诗经》文化风情园里,迎着风、雅、颂的主题,醉意盎然。

《风》:微风里,竹影摇窗、竹叶瑟瑟,三五一堆的游人在青青的草坪上席地而坐,谈天说地。捡一块圆润光滑的石片摸摸;戏水区看孩子们打闹调皮;闻百果园内果香扑鼻;脱了鞋袜,轻轻地在沙滩区走一走,是多么地遐意。让此身与大自然亲密接触,让身心回归自然,回归生态。

《雅》:优雅地,缓缓地,让我们一起慢慢走在这2.4公里的神话与现代游乐之城吧。看看那颛顼之墟,帝喾之邑,践显之台,遗剑之峡,训典大道,诗经展廊……将身心放松,在一个个传说故事里欢快地遨游与遐想,在一座座现代化游乐场区尽情地跳,欢快地笑吧!

《颂》:赞里笑里欢快里,让我们坐在清心亭内,听听泉流的滴答,看看翠微湖的碧波;一路穿越藏风台、跃鱼潭,行走采薇步道,风尚广场……让这远离山远离水的每一位都市人回归山水,回归自然;让那每一位曾为了生活不得不远离“泾河川道”的川里娃回家吧。我们一起与彬州的父老,与每一户川道人家说说彬州的过去与现在,畅想它的未来;让我们的生活过得更休闲舒适,让我们从此刻起开始享受这场“慢生活”吧。

漫步泾河长堤,今非昔比。旧貌难寻。雨后春笋般崛起的高楼大厦遍布川道,纵横交错的马路四通八达;西平高铁,福银高速如两条巨龙般横空穿境而过,高楼座座、风景如画,美伦美幻。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川里人家”,川道道里长大的孩子。我此刻满眼满心满身都是清凉。我多想化做泾河水里的一尾小鱼,在她的怀抱里悠闲自在地摆动小小的尾,摇晃小小的翅,轻轻地滑行,永远也不要被人察觉与惊扰。 

(责编:吴舟、林洪熙)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