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福建频道>>专题>>时政热点>>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二战记忆

最后的证言

2015年08月12日16: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1943年4月的肃清讨伐中,我也曾参与大队直属部队,在距离城门20米的位置向外逃的中国军队射击,当时可能杀死了两三名中国士兵。在进入战犯管理所之后的第四个年头,我终于认识到,那场战争是无视国际法的彻头彻尾的侵略战争。
原标题:最后的证言

  原标题:最后的证言

  我叫绘鸠毅,原名石渡毅,1913年生。1942年入伍,曾任日军第五十九师团第五十四旅团第一百一十一大队机关枪中队下士官、军曹。1945年8月向苏军缴械投降后,我被送往苏联远东地区,1950年由苏联政府移交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被宽释回国。我曾任中归联常任委员、常任委员长。在“抚顺奇迹继承会”神奈川支部的支持下,我先后出版了3本册子,即《皇军士兵的4年》《西伯利亚扣留的5年》《抚顺战犯管理所的6年》。

  评价我这101年的人生,可能很困难。1934年,我进入东京大学文学部伦理学科学习,1938年毕业后,先后在文部省、山梨县女子师范学校、长野县上田高等女校等地工作。1941年7月,我被征召入伍。在经过佐仓联队的新兵训练后被送往中国山东,开始参加侵略战争。

  我记得在山东索格庄的那场杀戮。1945年6月12日,在大队长的命令下,我作为新兵教育训练助教,指着150米远处被绑在柱子上的4名中国普通民众,对新兵们说,“前面的都是敌人。务必将其杀死!”这样反复交替8次,共杀死30多名中国普通民众。其中有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曾抱着我的腿哭着说:“我妈妈还等着我呢,让我回家吧。”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日本士兵的良心发现上,拼死呼喊。我也想起了我的母亲,她也在家里盼我回去。少年的喊叫刺痛了我的心,可我还是执行命令,无视他的呼喊。

  1943年4月的肃清讨伐中,我也曾参与大队直属部队,在距离城门20米的位置向外逃的中国军队射击,当时可能杀死了两三名中国士兵。

  当时我没觉得内心受到了谴责,这件事也几乎被我忘记。后来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开展认罪运动时,我才开始反省。

  在战犯管理所时,每个房间都有《人民日报》。我的房间里有一个曾在伪满洲国当警察的人,他把《人民日报》翻译给我听。阅读《人民日报》对我的思想转变影响很大。通过阅读《人民日报》,我知道时代已经发生了改变,它让我走上学习之路,是我的恩人。

  在进入战犯管理所之后的第四个年头,我终于认识到,那场战争是无视国际法的彻头彻尾的侵略战争。

下一页
(责编:陈楚楚、施云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