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福建频道

曝梁龙与王菲露水姻缘 梁龙资料被扒因崔健迷上了摇滚还当过宾馆保安

2016年05月06日16:17    来源:中国青年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曝梁龙与王菲恋情始末 梁龙资料被扒当过宾馆保安

  梁龙(资料图)

  据媒体报道,小时候志向是想当科学家的梁龙,上学后因崔健的歌迷上了摇滚。高中毕业后时而待业时而工作,但音乐一直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自曝第一份工作是卖化妆品,后来在当宾馆保安,收入才开始稳定。后来北京哈尔滨两头奔波,组成最早的“二手玫瑰”乐队。

  乐队成立后,他们到了农村,梁龙觉得,自己的视野突然开阔了,以前他在城市看到的“只是一小撮人的生活”,现在他看到了更广大的生活,农民的淳朴善良和自私狭隘都使他对人性有了更多的更丰富的理解。他在那些俗不可耐的“二人转”歌曲中发现了很当代的东西,灵感就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22天,他写了10首歌,那种状态,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飞翔。“二手玫瑰”第一张专辑里的歌一大半都来自这个时期的创作。

  生活中,梁龙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另一面。他自己评价说,其实自己“不是特好玩儿”。除了音乐,没有什么别的爱好,顶多也就是和朋友一起喝喝酒什么的。梁龙接受采访表示“打小就不爱和别人一起出去玩儿”,总是闷在家里,帮助母亲做家务。那时候他的父亲得了重病,生活重担一下子全落在母亲的身上,梁龙在不自觉中就有了一种责任感。

  现如今梁龙的“二手玫瑰”乐队已经在中国摇滚节炙手可热,频频出席各大音乐节,在工体的“摇滚无用”演唱会也十分经典,其独特的音乐表达方式深受许多摇滚乐迷的追捧。

  “我的摇滚生活是从饭岛爱开始的——”在2014年底糖果“为摇滚服务”纪念演唱会上,穿着闪光亮片制服的梁龙对乐迷们喊道,台下此时已几近疯狂,红黄灯光相间变幻的场地里,隐匿在墨色里的是一只只热情摆动的手臂。

  自2000年梁龙的二手玫瑰在北京的一次演出引起轰动后,人们把二手玫瑰叫做摸进京城的一只“怪手”。乐队的缔造者梁龙具有把摇滚、二人转、曲艺、词曲自由玩弄于掌股之上的才能,15年间,他在舞台上嬉笑怒骂,搔首弄姿,登台必用“媒婆”、“军装”、“舞女”等各种抢眼造型,自如唱着“大哥你玩摇滚你玩它有啥用呀?”、“青春的青春,你座北朝南”、“我们的生活还在开,往哪儿开?”、“麦当劳是我们国家的”……

  梁龙创造了带有土地和民族气息的跨界摇滚,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得到众多乐迷的认可和喜爱。从一名因为打架被开除的保安到炙手可热的摇滚乐队主唱,来看看梁龙和他的音乐如何一步步成长的。

  逃离故乡

  梁龙的家乡在黑龙江齐齐哈尔,他从小并不喜欢这里,冬天永远是灰蒙蒙的,成长时赶上了东北重工业基地下岗潮,社会治安不好到处都有打家劫舍,梁龙在很小的时候就立志要离来故乡。去北京,有逃离故乡告别卑微出人头地的动力,更有玩摇滚乐的莫大吸引力。但是两次北漂追梦失败,穷得走投无路的梁龙为了生存又不得不回到他幼时最讨厌的农村生活。可也就是同样这一片黑土地,给了梁龙最朴实、最接地气的音乐灵感。

  梁龙从小就非常喜欢摇滚乐,也一度以为摇滚乐就是技术型的,节奏特别快、特别强的音乐就叫摇滚乐。美国涅槃乐队(Nirvana)的摇滚乐传入中国对梁龙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Nirvana的风格中同时具有“垃圾摇滚”和“地下摇滚”的元素,他们用另类音乐风格进入了美国主流文化。“原来摇滚乐还可以变得这么自由”!不到20岁的梁龙受到Nirvana的影响,自己也尝试着用布鲁斯、拉丁等音乐风格做摇滚乐。

  少年时代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北京学习摇滚乐,他想做平克.弗洛伊德式带哲思的摇滚,但因家境贫困,父母拿不出钱供他去北京学习。1997年只有职高学历的梁龙只好在哈尔滨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决定自己赚钱去北京学习,但是保安的收入实在是微乎其微,存钱存得太慢,1998年,心急的梁龙开始着手组乐队。

  梁龙找来了自己的老乡孙保齐做吉他手,又从阿城这座城市找了三个人,分别担任鼓手、主音吉他手和贝斯手,当时已经做了保安队长的梁龙利用职务之便,给孙保齐和贝斯手安排了保安和迎宾的工作,“这样乐队中有三个人工作赚钱,就足够维持乐队的生存了。”

  当年,哈尔滨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为了慰问抢险官兵,梁龙带着乐队、扛着音响来到松花江边,为兵哥哥们做了一场公益演出。梁龙回忆:“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表演,我们的舞台就是用沙子堆成的,当时唱了三首我自己创作的歌,还有三首Beyond的歌。那时候能有这么一场演出非常开心了,只是部队的规矩是不能站着看,只能坐着听,但必须鼓掌。”

  这次演出也是这支乐队唯一的一次演出。那一年,他21岁!有一天晚上他和孙保齐喝酒喝多了,说着开始吵,吵着吵着打起来了,胡话连篇,扰得四邻无法安睡,梁龙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知道自己闯祸了,领导让他中午12点之前收拾东西滚蛋,5个人的乐队也只好解散。

  工作没了,梁龙查自己的银行卡,发现一分钱都没有,还欠了2000多元的外债,当时就崩溃了。他开玩笑说:“我们那时候都靠女朋友活着,没有了退路,跟女朋友借了500元钱,回到齐齐哈尔老家,跟父母撒了个谎,说北京一个大哥让我过去发展,说的非常光鲜亮丽,抛弃了稳定的工作,两眼一抹黑直接就去了北京。”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姚璐莹、施云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