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福建频道>>文娱

《不二情书》——薛晓路开出的都市安慰剂

2016年05月06日17:43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截止到5月4号,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票房突破5.3亿,成为华语爱情电影票房冠军。《北京遇上西雅图》两部电影的票房成绩充分证明,导演薛晓路对于都市爱情类型片的把握远远超越了她的国内同行。

《不二情书》讲述生活在洛杉矶的房产经纪人Daniel(吴秀波)与生活在澳门的赌场公关姣爷(汤唯)因为一本书,阴差阳错开始通信。在电影四分之三的时间里,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城市生活着,同时通过信件分享彼此人生的种种;电影后半段,两人在经历过挫折与痛苦之后,终于意识到对方是真爱,于是出发去陌生的城市寻找那个命定的灵魂伴侣,当然,最终他们找到,得到了一个大团圆结局。

导演薛晓路在接受新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部由她自己亲自操刀编剧的电影,在文字阶段就遇到了很多困难。在电影中始终不能见面的两人如何分享他们的人生经验?他们的感情如何升温?在通讯发达的当代,两人如何能够一直维持古老的写信方式?两人各自的经历,以及经历中的其他人物线索该如何平衡?而电影台词又如何保持它应有的效率和功能?这些都是需要在编剧阶段解决的问题。

从电影公映后的口碑来看,薛晓路给自己提出的这些问题基本都得到了解决。当然也有一些疑问,有许多观众都表示,一个澳门人和一个洛杉矶人,通过一家英国书店来中转邮件,那么一封邮件来往的时间将难以预估,两人可能很难像电影中表现出的那样,可以及时分享自己的生活中正在发生的事。不过在笔者看来,电影其实用了许多手法有意虚化了这一问题。很多时候,我们不太能分得清楚,Daniel和姣爷到底是在给对方写信,还是在与想象中的彼此对话。他们的关系通过前几封信迅速建立,而这种关系由于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具有强大的想象空间。那么这个人在哪里其实并不重要,更多的可能还是在心里,就像电影里引用的苏轼的那句词:此心安处是吾乡。在心底的那个人才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薛晓路说,她不认为自己的电影是标准的类型化叙事电影。她不希望自己的人物脸谱化,她喜欢自己电影中的女性独立而硬朗,具有强大的内心力量,同时“有机会柔软,有机会被心疼、被体谅、被保护、被包容。”同时,她也不希望自己电影中的男性只带着“霸道总裁”“暖男”等这样的标签。

“我希望呈现出这样的两个人:他们内心都有巨大的空洞需要被填满,有心灵的创伤需要被抚慰,都是在这种世俗纷扰的平凡生活中,试图去保有理想主义的情怀。他们可能对现世,对情感有很多的不信任,但依然保有对情感的强烈需求和尊重。”薛晓路对记者这样解读她的人物。

同时,薛晓路在电影公映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她很紧张,她不知道她的故事和人物会不会得到观众的认同。相信以目前的票房成绩,薛晓路应该完全放松了。

汤唯扮演的姣爷在电影刚开场,就表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她是个孤儿,但是她依然对生活保有希望。她由于一时的贪恋、或者轻信、或者对于美好感情的追求,在“学霸”同学郑义(陆毅)、土豪邓先生(王志文)、诗人(祖峰)那里遭受不同程度的挫折,但是最终她都挺过来了。

而吴秀波扮演的Daniel则是一位由于原生家庭破裂,害怕与人产生亲密关系的英俊男人。他为了自己的房产经纪事业,使出浑身解数与一对高龄夫妇周旋;还是为了卖出房子,答应一位母亲客串她孩子的爸爸,陪一位郁郁寡欢的少年去野外露营。在这些被动的关系中,他遭受感情的刺激,在徘徊与彷徨中得到了成长。

我们可以看到,电影中勾画出来的这两个人物,正是薛晓路想要的人物。他们经历生活,获得成长;他们饱受挫折,依然挺立。或者他们有些理想化,可电影人物的理想化是必须的,毕竟帮观众做梦是电影的主要任务之一。

故事发生地在澳门、在洛杉矶、在拉斯维加斯,在英国。这些相对于内地观众来说的“异地空间”,提供了更多视觉上的美感,也满足了近年来中国人“往外走”的好奇心。但是对于导演薛晓路来说,选择这些地方,其中一个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在这些地方工作,可以“拍五天休两天”。“这对我来说很重要。”薛晓路很认真的告诉记者。

而就这个故事来说,薛晓路详细解释了基于故事层面的空间选择:“Daniel是一个房产经纪,就美国来说,华人购房热这两年是一个现实问题,最明显的是在西海岸,洛杉矶和旧金山,那所以选洛杉矶。而姣爷的这条线索,当时是想在爱情片里,这种戏剧性的冲突,符合情节是比较难以寻找的,那所以考虑了她是赌场公关,而且赌是比较容易产生戏剧性的,那所以自然就会选择澳门。因为选了《查令街84号》这本书,它是一个美国女作家与英国书店老板通信,所以伦敦是必不可少的。再有一个就是除了他们俩最后见面,从情节上推动来说,需要他们俩个在中途有所交集,这个交集双方不知道,但是必须有所交集,所以拉斯维加斯是唯一选择。因为它同样是一个赌城,又是离洛杉矶最近的一个旅游城市,所以这4个城市的选择完全是因为我觉得在构思的时候都是需要的,是不可替代的。”

导演基于故事选择了特定的空间,人物则在空间中流转。房产经纪Daniel14岁来洛杉矶,父母离异,一个人生活二十年,不信任亲密感情;他遭遇了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来到洛杉矶的林平生唐秀懿夫妇,被他们对待感情那种向死而生的勇气所感动。最终他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防线,迈出了进入亲密关系的步伐,他决定去伦敦寻找那个与他通信的女孩。

赌场公关姣爷相信“学霸”同学在赌桌上的算数能力,从赌场借出巨额筹码,可是却被“学霸”坑掉,陷入被高利贷追债的境地。为了还债,她接受土豪邓先生的邀约去了拉斯维加斯,由于邓先生的一句“你真让人心疼”而爱上这个男人,可是后来却发现,他不过当她是可以明码标价的物品。然后她遇到诗人,却发现诗人也被生活碾压,无法提供她要的幸福。尽管经历了如此不堪的一切,可是她仍然保有对幸福的渴望,她发现自己爱上与她通信的男人,于是果断的去伦敦找他。

电影的结尾,男女主角在那家为他们中转信件的书店碰面,他们一眼认出彼此,他们发自内心的微笑,他们是如此的相配。就像他给她写的信件是曾经引用的那首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可是一切真的如此容易吗?电影中的支线人物林平生(秦沛)青年时“去国”,一辈子通过文字“怀乡”,可直到死去才能回到他的故国秭归。而我们的主角又凭什么去面对那些成长中的辛酸陷阱,仅仅是来自远方的一封信上几句平常的抚慰吗?他们又该如何填补人性弱点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不过是赌场上的惊天运气吗?

或者电影不过是在假定,假定我们可以轻易从生活的挫折与痛苦中突围,假定上天总会安排一些事情,让我们从负罪中得到救赎,假定有那么一个人一直等着某个位置,等着成为我们的灵魂伴侣。

薛晓路导演说她在创作时会非常注意平衡个人表达与观众需求之间的关系。那么我们观众到底需要什么?是一个华丽的爱情美梦?还是一副平凡生活的安慰剂?或者都可以。也不过漫长生活里微不足道的两个小时罢了。

无论如何,《不二情书》是一部成功的电影,薛晓路无疑也是一位成功的编剧和导演。从采访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对于作品还是她自己,她的掌控力都越来越强,她变得越来越漂亮,她对于自己的创作和人生都充满自信。她为了拓展知识面,甚至在清华开始攻读一个金融类的博士项目,那是与她的专业完全不同的领域。“攻读金融压力很大,但是它给我开了一扇不同的门,作为一个真正的创作者,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更全面的人。”薛晓路说,她妆面精致,笑容明媚,穿红色衬衣白色西装,手上戴着松石链子和水色玉镯,样子时髦而自信,就像是一位明星。(杨静)

(责编:林东晓、施云娟)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