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特稿:产房直击 两位年轻妈妈的阵痛和甜蜜

【查看原图】
医生向产妇程枫展示她刚生的孩子。
医生向产妇程枫展示她刚生的孩子。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2017年05月14日17:02

5月11日13时57分,福建省妇幼保健院的产房里传来了清脆的哭声。“生了!”产房外,一直盯着产房大门的廖承羿欣喜地转过头,冲着焦急等待的家人喊道。

这是母亲节前夕,人民网记者在福建省妇幼保健院产房见到的一幕。这天两位90后“准妈妈”先后顺利诞下健康的孩子。

27岁产妇李菊:新生命让两个家族都“四代同堂”

“好小、好黑,不会像他爸爸吧?”生完孩子,整件衣服都已湿透的李菊一边在护士的帮助下换上干净的衣服,一边看着自己的孩子。看起来毛绒绒的小宝宝还躺在红外辐射台保暖。这位刚生产后的“90后”妈妈很快活力十足,还能吐槽小宝宝,忘记了他刚刚经历了难以言喻的痛苦。

“加油!已经很棒了,再努力一下!腰不要拱起、用力……”随着护士高低起伏、节奏十足的声音。27岁的李菊用尽全身力气,想一点一点地把孩子“挤”出来。护士不断鼓励:“已经鸭蛋大小了,很快了,加油!放松!”

“啊,才那么点儿,不生了,我不生了……”虽然嘴里说着泄气话,李菊的身体还是跟着护士的指示放松了,准备着下一次的用劲。2017年5月11日13:57,随着“哇”、“哇”的啼哭声,她在母亲节前把孩子带到世上:男孩,五斤九两。

“真的很不容易。”李菊说,生儿子的过程虽然很疼,但是很值得,看到孩子的一瞬间,她感觉自己一下子有了责任感,也感受到自己母亲的不容易,回家后要对妈妈更好一些。

新生儿真是一个很特别的生物,刚刚还在哭,趴在李菊身上的时候,立马不哭了。两小时后,母子一起离开了产房,和焦急等待的家人见面。

产房的大门打开后,李菊的老公、爸妈、公婆、姑姑、妹妹、好友一起围了过来。

“看着她进去快10个小时,我很担心,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第一个冲过来的是李菊的老公廖承羿。看着李菊无力地躺在担架上,廖承羿流下了泪水。他轻轻抚摸李菊的脸庞,在她的额头印下感激的一吻。廖承羿一转头,看到宝宝睡得安详,带着泪水笑了。

“得知她生了,我就一直盯着产房的门,希望她一出来,第一眼就看到我。”廖承羿说。

回到产房后,稍显平静的廖承羿讲述起他和李菊的故事。

李菊和廖承羿属于“早恋”,高三的时候就恋爱了,到如今已经在一起8年了。当初,谁也没想到他们可以走到最后,直至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一起孕育一个新生命。

在这次生儿子之前,李菊和廖承羿还有过一个宝宝。由于胚胎没到子宫,他们只能选择生化流产。李菊说“那时候伤心了好久”。

2016年8月,李菊又怀上新生命。全家人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

这时,又一个噩耗传来——宝宝没有胎心。

“那时候感觉天都要塌了,但我告诉自己必须要冷静,等待再次检查的结果。”李菊就这样煎熬着,十几天过去了,再次踏入医院,“这次终于检测出胎心了”,她安心了。

她开心地回到家,却发现下体出血了。她当即再次来到医院。“医生开了保胎药,但是我好担心再次滑胎啊!”就这样,李菊为了保胎,硬生生在床上躺了三个月,“全身骨头都要酥了!”三个月后,胎儿稳定。

平静的怀孕中期让李菊的身心状态都变好了。没想到,孩子在怀孕后期又出现缺氧的问题,这让李菊的心再次揪了起来。

第二次住院,李菊一直住到了孩子37周,进入待产期。“每天我都会摸着肚子,对着宝宝说话,希望他可以乖一点。”廖承羿说起当时的场景,内向的他有点害羞。

5月11日,产检的日子。前一晚,李菊摸着肚子说:“我们不要再折腾了好不好,今天就出来吧,不然妈妈又要住院。”她很希望孩子可以在母亲节前出生。

也许是感受到了妈妈的心思,11日凌晨2点多,李菊的肚子开始闹腾。她真的在近50位家人的期待中,生出了一个孩子,让夫妻双方家族都实现“四代同堂”。

26岁产妇程枫:怀孕期间轻松,生产时三个晚上睡不着

“生了4天3夜,再不出来真的要崩溃了!”26岁的程枫说这句话的时候,宝宝刚刚出生不到30分钟。

“怀孕的轻松让我有种错觉,生孩子也会很轻松,不会像别人那么累。结果没想到生孩子会这么难,反差太大了,”程枫有点奔溃。

5月8日凌晨,程枫住进了病房,因为没有“开两指”,她还是不能进产房。“当时很难熬!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比别人慢。”至此,她开始了漫长的“开指”等待,3个晚上都睡不着,人很难受,但还是想顺产,因为觉得顺产对宝宝更好。

“可能是因为3天都没睡,宫缩很不规律。”程枫说到这里有点激动,“真的要谢谢医生,她建议我打了一个镇定针后,终于可以睡一觉了。”睡了一觉的程枫整个人精神好了很多,宫缩也变得有规律,10号晚上12点,她来到产房。

好事多磨,到了产房后,小朋友有点“不愿意”出来。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程枫说:“医生说我的羊水比较脏,不管是剖腹还是顺产都有风险,当时我想顺产,但是又怕有风险。”

“昨天到了产房,呆的时间比较长,但因为前期的宫口开得慢,羊水又比较脏,我们预测小孩不能在短期内生出来,所以我们做了两手准备。”福建省妇幼保健院产房护士长刘秀武介说,两手准备的过程中,发现宫口又大了一些,“希望可以顺产出来,就试了下,妈妈也很争气。”

“医生又给我检查了一遍,说我现在这个状态很不错,可以再试一下。”程枫告诉记者,剖腹产的房间、物品也都准备好了,这样万一不能顺产也可以马上转移阵地。

“加油!再加把劲!马上就出来了!”程枫生的时候,医生在旁边指导要怎么躺和怎么用力。她心里就想:“我一定要顺产出来,不能辜负了他们的用心。”

5月10日9点51分,程枫的宝宝出生了。看到宝宝的一瞬间,程枫流下了整个生产过程中的第一滴泪水。

“生这个宝宝把全家人累坏了!”冷静下来的程枫笑了。除了医生,程枫最感激的就是家人,“这三天在病房,我没睡,我老公也没睡,一直在帮我数着胎动,我动一下他就帮我记一下。”

“看到小孩子的那一瞬间,真的太开心了,无法形容的感受。”程枫说,“才刚开始当妈妈就可以感觉到做妈妈的不容易,以后,我也要对妈妈更好。”(余杉芳 文/图)

分享到:
(责编:吴舟、张子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