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马克思·走进马克思——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五)

郑辉军:经典的力量 时代的共鸣——推进经典著作宣传普及

2018年04月25日11:00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编者按:马克思是人类社会最伟大、最崇高、最彻底的共产党的创立者和科学共产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推进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根本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步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2018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站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上,人民网福建频道与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策划推出“致敬马克思·走进马克思——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系列文章,以此表达对马克思的深沉纪念和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念,时刻警醒“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郑辉军(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院哲学教研部博士)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3日下午就《共产党宣言》及其时代意义举行第五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深化经典著作研究阐释,推进经典著作宣传普及,让理论为亿万人民所了解所接受,画出最大的思想同心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马克思已经离我们远去,但留下的经典著作渗透着思想的感召力,折射出真理的穿透力。

一、“非我——自我——共我”的逻辑路径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宣传普及遵循着“非我——自我——共我”的逻辑路径。“非我——自我——共我”路径分为两个阶段,即“非我——自我”阶段与“自我——共我”阶段。

首先,在“非我——自我”阶段,随着自媒体的快速发展,舆论生态发生质的飞跃,传统“主流媒体”面对来自各方声音的挑战,人们不再从单一的资讯来源判断事件发展,而是从“局外人”转变成为“感同身受者”,从单向度的“资讯接收者”转向多向度的“互动者”。在社会思想多元化的倾向与日俱增、人们处于“非我”阶段,通过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为社会中的个体界定自身身份、寻找自身意义、为个体融入群体提供标准和依据,有助于从“非我”转向“自我”。

其次,经典的宣传普及沿着“自我——共我”,即从“我”到“我们”的路径。个人认同如同拼接物,但集体认同不是简单拼接物的堆砌。马克思主义经典从“自我”阶段走向“共我”阶段,是“自我”认可“共我”的阶段。在此阶段,个体认识到他(或她)属于特定的社会群体,同时也认识到作为群体成员带给他(或她)的情感和价值意义就是社会认同。当个体的“自我”融入“共我”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从众多的“自我”中抽象出“共我”,形成众多“自我”认可的最大公约数,在“共我”的指引下,最大限度地凝聚“自我”。它通过把社会成员联合到一起并提供集体共有的价值观与规范,成功地稳定社会。

当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通过马克思主义经典凝聚人心,就是要把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结合起来,把人心和力量凝聚到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上来。通过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宣传普及,最终建构个体的文化认同且对群体产生归属感进而达到命运共同体,这关涉在实现伟大中国梦征程中的自我定位、发展路径及归属感。

二、不否认文化的多元性与开放性

宣传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不是用单一文化价值观消除多元的文化,而是包括对多元性的辩证统一。宣传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并不否认文化的多元性与开放性。在我国的社会转型时期,面对利益主体多元化、道德困惑、价值失范,出现了多元文化的矛盾。非主流文化、文化娱乐化、功利化挤压了主流文化价值观。宣传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有助于消除代际之间、阶层之间、区域之间对主流文化价值认同的差异。

在现实生活中,由于个体的人各自利益诉求存在差异且生存环境不同,因此个体组成的群体在价值认知上千差万别。宣传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就是通过建立标准,影响人们行为的选择、价值的取向,引导社会个体、群体达成价值的最大公约数。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最大公约数精神载体之一。从个体到群体使用相同的精神载体,秉持共同的理念,追求共同的理想,以期达到文化命运共同体。任何社会中的个体不可能隔绝于共同的精神载体,关键在于个体认同或接受何种精神载体。

三、重要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宣传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有着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与实践意义。理论上,只有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才能准确把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蕴含和集中体现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本源和基础。实践上,马克思主义要求我们根据它的基本原则和方法,根据不断变化的客观世界,探索解决新问题的答案,才能不断汲取推进党的理论创新,才能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宣传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时,我们绝不能因为在某些方面暂时的落后,就质疑经典著作中的某些观点,否则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理解只能是一种抽象的、片面地诠释;不能因为欧美在某些方面暂时性的成功,“以西解马”,即依据近现代西方哲学框架来解读马克思哲学,进而表现出以宣传普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之名,行化解马克思主义之实,走上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的邪路。因此,应避免出现陷入这样的险境:剥离了原有的文明色彩,在幻境中期待融入另一文明,在现实中却被另一所期待的文明所拒斥。这必将导致精神家园的坍塌,精神的彷徨。

(作者:郑辉军 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院哲学教研部博士)

相关链接:

高莹:心中有信仰 脚下有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郑济洲:当马克思主义遇到中华文明

谭苑苑:致敬我心中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

王斌:马克思的初心和使命——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责编:陈楚楚、张子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