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马克思·走进马克思——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九)

郭彩霞:批判精神——马克思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

2018年04月28日10:18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编者按:马克思是人类社会最伟大、最崇高、最彻底的共产党的创立者和科学共产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推进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根本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步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2018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站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上,人民网福建频道与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策划推出“致敬马克思·走进马克思——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系列文章,以此表达对马克思的深沉纪念和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念,时刻警醒“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郭彩霞(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科学社会主义与政治学教研部副教授)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诞生于德国莱茵省特里尔市,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马克思虽然只活了65岁,但是他留给我们诸多宝贵的财富,批判精神就是其中之一。

马克思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也是批判的一生。在今年4月23日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的时候,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共产党宣言》是一部充满斗争精神、批判精神、革命精神的经典著作。批判精神不只是《共产党宣言》的基本精神,马克思的大多数著作都充分彰显了批判精神,甚至马克思的很多著作都是以批判命名的,比如《<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神圣家族——对批判的批判所做的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等等,批判精神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资本主义批判

马克思终其一生都在批判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推动了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在《资本论》及其手稿中,对资本逻辑的积极作用马克思毫不吝啬其溢美之词,“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资产阶级何以创造如此巨大的生产力,资本的逻辑功不可没,资本还使人类从“人的依赖状态”发展到了“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

但资本也充斥着诸多弊端,“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造成人的异化,资本使人依赖于物成为社会的常态,资本造成拜金主义的泛滥。资本对利润的追逐永无止境,“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

资本批判是资本主义批判的前提,但并非资本主义批判的全部,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批判的最终结论是:资本主义有它自身没法解决的矛盾,那就是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有制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靠资本主义自身是没法解决的,要解决这一矛盾就要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从理论批判到实践批判

马克思是一个伟大的理论家,但他的理论不是为了纯粹的理论建构,他的理论固然可以很好地解释世界,但终归是为了“改造世界”。

马克思的理论批判从早期对青年黑格尔派的批判,到《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对异化的批判,再到《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用唯物史观批判资本主义,《资本论》中则详细论证了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机制,详细论证了“两个必然”。但马克思的理论批判从来都是为了实践批判,为了改造世界。

为此,马克思找到了改造社会的力量——无产阶级。他认为,理论只有依托物质力量才能改变现实,“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的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为了改造资本主义社会,马克思不仅找到了物质力量,还提出了详尽的革命策略,很明显马克思的批判逻辑就是一个从理论批判到实践批判的过程。

从批判到建构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批判并非如后现代主义理论家们一般只懂得解构而不建构,在马克思那里,批判旧世界是为了建构新世界。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建构了一个扬弃异化的“自由自觉的人的实现”的共产主义状态;历史唯物主义时期,马克思建构了一个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自由人联合体状态;晚年的马克思设想东方社会有可能跨越“卡夫丁峡谷”而直接进入社会主义。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不仅批判了资本主义分配的不公正性,论证了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合理性,还指出了按劳分配的不足,建构了“按需分配”的更加合理、更加公正的社会状态。

改造不合理的旧社会,建设美好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是马克思批判的最终目的。

马克思的批判精神在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那里得到了充分的继承和发展

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继承了马克思的批判精神,从诸多不同的理论视角批判当代资本主义。葛兰西从文化领导权的角度论证了资产阶级力图巩固自己的统治;大众文化批判理论批判了当代资本主义文化资本化的趋势,艺术品商品化导致了价值世界的缺失;工具理性批判指出当代资本主义片面发展了工具理性,而弱化了价值理性;消费社会理论认为,当代社会的消费是被资本建构出来的,人们的消费开始从“使用价值”的消费转向了对“符号价值”的消费;空间批判理论则强调资本主义从空间的物的生产转向了空间本身的生产,其空间生产中充斥着各种不公正现象,违背了空间正义。等等。虽然他们批判的目的不一定都是建构马克思意义上的共产主义,但他们对资本的批判,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显然是受到了马克思的启发。

马克思的批判精神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意义

我们学习马克思的批判精神,更重要的是学会分析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形成纠错机制。任何社会的发展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邓小平同志曾经指出,“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并不比不发展的时候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后,发展中的问题也不会少。我们要学会辩证地分析发展中出现的问题,以问题为导向,找到问题的根源,才能正确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要继承马克思宝贵的精神遗产——批判精神,在发展的过程中,不仅要摈弃教条主义,不死板僵化,还要锐意改革,敢于创新,与时俱进,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发展。

(作者:郭彩霞 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科学社会主义与政治学教研部副教授)

相关链接:

高莹:心中有信仰 脚下有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郑济洲:当马克思主义遇到中华文明

谭苑苑:致敬我心中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

王斌:马克思的初心和使命——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郑辉军:经典的力量 时代的共鸣——推进经典著作宣传普及

叶志坚:思想的闪电必须射入人民园地——晚年马克思的反思

李永杰:人格的力量 思想的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杨小冬: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

(责编:陈楚楚、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