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马克思·走进马克思——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十一)

余文鑫:旗帜鲜明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

2018年04月28日14:28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编者按:马克思是人类社会最伟大、最崇高、最彻底的共产党的创立者和科学共产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推进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根本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步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2018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站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上,人民网福建频道与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策划推出“致敬马克思·走进马克思——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系列文章,以此表达对马克思的深沉纪念和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念,时刻警醒“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余文鑫(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教授、博士)

马克思的《资本论》是世界经济学说史上一本伟大的著作,完成了政治经济学的划时代的革命。时至今日,这部政治经济学的奠基之作,依旧生机盎然,是指引我们描绘蓝图奋力前进的宝典。正如西方经济学家熊彼特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书中前言所指出的:“大多数智力或想象力的创作,经过短的不过饭后一小时,长的达到一个世纪的时间,就永远消失了。但有一些创作却不是这样。……这些创作,我们完全可以称之为伟大的创作——这个把伟大的生命力联结在一起的称谓不会不恰当。从这个意义上说,无疑这伟大一词适合马克思的理论。”而今,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年之后,我们既要孜孜不倦埋头学好用好这一理论,也要联系经济社会现状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正确处理好继承和发展的关系。

一、坚定不移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

有一种思想家,有人宣称他的时代已经逝去,他却一次次地重装登场——马克思就是这样的思想家;有一种书,有人遗弃让它蒙尘,却有更多的人对它反复捡起——《资本论》就是这样的书。很多人在学习《资本论》理论的过程中,往往只看重和强调《资本论》中关于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的这一结论性原理,在当下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之后,认为《资本论》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尤其是当今世界经济出现了许多马克思时代完全没有的经济现象,《资本论》所分析和揭示的经济原理已经“过时”了。

无论是亚洲金融风暴刮起的经济飓风,还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资本论》在西方国家受到追捧、走红,甚至出现脱销的局面。被金融危机搞得焦头烂额的德国财长布吕克成了马克思的“粉丝”,法国前总统萨科齐也频频翻阅《资本论》。如果说西方学者和政客都在重视《资本论》,我们又有何理由不去学习和研究《资本论》?在我国掀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浪潮之后,学界一度有不少学者迷恋和追捧西方经济学,各种流派学说和分析工具方法层出不穷,甚至在政策的设计和应用上也大量套用西方国家的经济制度,结果被证明水土不服。在理论学习中,仍然有许多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知半解,形而上学的马克思主义最终难以避免地陷入“斯密教条”和“三位一体”等庸俗观。中国短短数十年的经济成就举世瞩目,不少西方国家开始研究和学习中国经验,我们更要一以贯之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本身,继续坚持和探究这一指引我们走上康庄大道的理论指南,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二、联系现实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

诚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是经典而不是教条,经济现象在现代社会表现纷繁复杂,要用一百多年前针对当时的经济现象而概括和总结的经济理论来解决当今经济发展中的所有课题,无疑是一种荒谬的想法。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种经济理论能适用于一切经济现象,斯密的“看不见的手”在遇到市场危机时如同盲人摸象,凯恩斯的“看得见的手”在遇到滞胀泥坑时无从下手。《资本论》是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它科学地论证了资本主义制度一定灭亡、社会主义一定胜利的历史必然性,是一部逻辑严谨、结构完整的科学巨著。总体上,它的基本理论在今天仍然适用,但在具体问题上,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经济现象的变化,需要针对那些在实践中发展变化较大的经济问题加以发展和深化。

马克思主义从来是一门发展的科学。马克思在《资本论》的写作过程中一边丰富和完善其理论架构和逻辑体系,一边加强和充实基本内容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在很多人眼中,马克思的生产劳动只是物质生产劳动,在三产超过一产二产的今天,具有很大的局限性。殊不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生产劳动也是一个内涵和外延不断拓展的概念。他提到,“随着劳动过程本身的协作性质的发展,生产劳动和它的承担者即生产工人的概念也就必然扩大。为了从事生产劳动,现在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只要成为总体工人的一个器官,完成他所属的某一种职能就够了。”马克思还对生产劳动概念进行了拓展,不仅 “运输业是一个物质生产领域”,而且把商业中的商品包装、仓储、保管等劳动也纳入生产劳动范畴。可见,马克思并没有把非物质生产领域、第三产业排除在外。在经济现象日新月异的今天,更应当根据经济社会形势的需要对理论做出调整和发展。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必须随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创新,但应当注意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的创新而非篡改,认清界限。就劳动价值论而言,理论界一些学者否定劳动价值论的基本原理,无论是主张活劳动与物化劳动共同创造价值,还是主张生产各要素共同创造价值,抑或是主张劳动自身的生产力与劳动的土地生产力以及劳动的资本生产力共同创造价值等等,本质上都是生产要素价值论演化而成的理论形态,是对劳动价值论的篡改。决不能把歪曲和篡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学说,认为那是对当代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的创新。在当代中国,立足于中国的现实国情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这才是中国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核心所在。

(作者:余文鑫 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教授、博士)

相关链接:

高莹:心中有信仰 脚下有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郑济洲:当马克思主义遇到中华文明

谭苑苑:致敬我心中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

王斌:马克思的初心和使命——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郑辉军:经典的力量 时代的共鸣——推进经典著作宣传普及

叶志坚:思想的闪电必须射入人民园地——晚年马克思的反思

李永杰:人格的力量 思想的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杨小冬: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

郭彩霞:批判精神——马克思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

魏少辉:以马克思的人格力量作指引——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责编:陈楚楚、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