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马克思·走进马克思——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十三)

李海星:一生流离  万世永恒——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2018年04月29日09:57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编者按:马克思是人类社会最伟大、最崇高、最彻底的共产党的创立者和科学共产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推进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根本指导思想和行动指南。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历史性成就,步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2018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站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上,人民网福建频道与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策划推出“致敬马克思·走进马克思——写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系列文章,以此表达对马克思的深沉纪念和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念,时刻警醒“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李海星(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1818年5月5日,卡尔·亨里希·马克思生于德国特利尔。在大学期间,马克思读的专业是法学,但他偏偏喜欢上了哲学和历史。于是,马克思没有成为律师或法官,而是成为了哲学家。但这位哲学家同以往的哲学家们有着本质的区别。以往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这位哲学家从一开始就致力于“改造世界”。并且,他“改造世界”的方式,并不满足于用“批判的武器”即手中的笔对黑暗世界进行揭批和剖析,而更倾向于通过彻底的理论武装群众,并和他们一道对其进行“武器的批判”。因而,这位哲学家从一开始就是革命家。这种彻底的革命性,使得马克思不甘于将“物质利益”难题的解决拘泥于抽象的理性思辨,从而把追求真理的触角深入到“市民社会”和“政治经济学”当中,去深入研究“物质的生产关系的总和”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历史作用。

通过艰辛探索,马克思发现了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揭示了人类社会的一般发展规律和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有了这两个伟大的“发现”,社会主义便实现了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在这个基础上,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宣告:“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马克思为无产阶级革命乃至人类解放提供了科学的行动指南,因而得到人民群众的追随和拥护。但与此同时,马克思也为资产阶级乃至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敲响了丧钟,因而引起反动势力的惶恐和敌视。恩格斯指出,正是因为如此,马克思成为当时“最遭嫉恨和最受诬蔑的人”,“各国政府——无论专制政府或共和政府,都驱逐他;资产者——无论保守派或极端民主派,都竞相诽谤他,诅咒他”。

其实,从青年马克思在《莱茵报》上亮明自己的价值立场和革命斗志那时起,反动势力对他的攻击和迫害就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反动政府的不停驱逐,使马克思长期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直至客死他乡。

1843年6月19日,马克思同燕妮结婚。新婚燕尔,本当甜度蜜月,畅享人生,然而年轻的马克思夫妇就在同年秋天,踏上了第一次被驱逐的征途,离开自己的祖国到了巴黎。在巴黎,马克思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并写下《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第一次把哲学、政治经济学和共产主义理论有机地结合起来,对自己的新思想进行了初步但不乏深刻的阐释。并且,在这里,马克思同恩格斯进行了第一次历史性的会见,从而开始了两位巨人的伟大友谊与合作。

1845年初,由于参与批评德国的专制主义,普鲁士政府要求法国政府将马克思驱逐出境。马克思被迫带着家人离开巴黎迁居布鲁塞尔。但即便到了布鲁塞尔,普鲁士政府仍不罢休,继续向比利时当局提出驱逐马克思的要求。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马克思脱离了普鲁士国籍,成为了没有国籍的“世界公民”。这样的刁难和迫害非但没有削弱马克思对真理的执着,反而进一步激发了他的革命斗志。是年春天,马克思和恩格斯决定共同阐明他们的见解“与德国哲学的意识形态的见解的对立”,清算自己“从前的哲学信仰”,从而共同完成了《德意志意识形态》这部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经典巨著。

后来,马克思和恩格斯把“正义者同盟”改组成“共产主义者同盟”,并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起草了第一个纲领性文献即《共产党宣言》。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成为马克思主义诞生的重要标志,同时也引起了反动势力的极度不安和恐慌。特别是当欧洲革命的烈火燃烧起来以后,1848年3月,马克思再次遭到比利时当局的驱逐。该年4月,在友人的帮助下,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回到了德国的科隆,并在那里创办了世界上最早的马克思主义报纸即《新莱茵报》。该报副标题虽为“民主派机关报”,但实际上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机关报。《新莱茵报》通过发表大量的进步文章“鼓舞无产阶级群众”,产生了巨大的威力和影响,因而遭到普鲁士当局的严重打击,在它创办即将一周年时就停刊了。《新莱茵报》编辑部解散后,1849年6月,马克思被迫离开科隆又去了巴黎。在巴黎,马克思再遭驱逐并于1849年8月到达伦敦。

定居伦敦后,应该说马克思结束了不断被驱逐的遭遇,但生活仍不平顺,贫困、疾病、家庭不幸等各种厄难不停地冲击着他。即便如此,马克思仍以惊人的毅力将他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进行下去。1867年4月30日,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之前,马克思在给齐格弗里德?迈耶尔的信中就曾指出:“我一直在坟墓的边缘徘徊。因此,我不得不利用我还能工作的每时每刻来完成我的著作,为了它,我已经牺牲了我的健康、幸福和家庭”。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和人类解放事业的伟大导师在安乐椅上“永远地睡着了”。135年后,马克思之所以还被人们崇仰,是因为他以牺牲自己的“小我”而标立起了人类的“大我”,用战斗兑现了信仰,用生命谱写了永恒——“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作者:李海星 福建省委党校、福建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相关链接:

高莹:心中有信仰 脚下有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郑济洲:当马克思主义遇到中华文明

谭苑苑:致敬我心中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

王斌:马克思的初心和使命——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郑辉军:经典的力量 时代的共鸣——推进经典著作宣传普及

叶志坚:思想的闪电必须射入人民园地——晚年马克思的反思

李永杰:人格的力量 思想的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杨小冬: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

郭彩霞:批判精神——马克思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

魏少辉:以马克思的人格力量作指引——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余文鑫:旗帜鲜明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

刘兴旺:感悟经典 与先哲对话——谈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学习

(责编:陈楚楚、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