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医麻醉学开山鼻祖”陈本禄老人的浮生漫忆

2018年02月10日11:42  
 

他,曾险些因莫须有的传言丧命;

他,是福建医科大学麻醉学的开山鼻祖;

他,是全亚洲开辟高压氧治疗的第一人,

他,就是我校第八届校友陈本禄。

5月19日,小宝敲开了陈老先生家的门,听他细细讲述了漫漫90多年的人生历程

刚到陈老家中时,陈老的书桌上堆了许多资料,他告诉小宝最近正在写自己的第三本书《120岁有可能》。说起自己的书,陈老兴致满满地拿出了自己写的《百岁非难事》一书分享给小宝,并说道:“其实一个人的寿命从一出生就要重视起来,年轻人要养成良好的生活方式,这对寿命也有很大的影响。”

回顾九十载的岁月,陈老告诉小宝,初中毕业后因没有念书的钱,自己先在永安气象局参加了几个月的训练工作,而后才考上了福建医科大学的前身——福建医学院,从永安到沙县入学,那是1943年。抗战胜利后,伴随着我校多次迁址,数易校名,1948年陈老终于顺利结业。

陈老于194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回忆往昔,总有说不完的故事。有一次陈老要与两名同志一起上山给游击队当军医,“那时我和我老伴已经认识了,因为这事还依依不舍呢。”陈老笑言。但就在动身前两天,带领陈老一行人上山的女同志说要先上山开一个工作会,过两周再带陈老他们上山。从此这位女同志再也没有了消息,后来陈老才了解到,所谓的上山开会,就是被秘密杀害了。这就是当年的“福建城工部事件”,福建省城市工作部刚成立时,发展很快,在各个市发展了几千名党员,但因为两三件莫须有的事情,城工部被冤枉为叛变组织,部长副部等一百多人都被秘密杀害。由于受到福建城工部冤案的牵连,解放前后八年间,陈老不但党籍不被承认,还被扣上了“参加反动组织”的帽子,直到1956年经中共福建省委组织专案调查,将城工部冤案平反昭雪,陈老才得以恢复党籍。

1949年起,陈老开始在医院工作,曾在附属医院做外科医生的陈老直言:“那时我们根本不懂麻醉专业,做的手术中常有因为麻醉而手术失败的案例,甚至被告上法庭过。”后来,陈老与他的团队认识到麻醉医师的重要性。1955年陈老便身先士卒,主动前往中山医院学习,1959年成立了麻醉科并任主任一职。而设立麻醉学专业的想法则是在1985年,当时正值中美医院互相访问参观时期,陈老发现美国早已有了麻醉学专业。回国后,陈老深感我国这方面的落后与不足,于是多次提出建议申请,直到1992年,福建医科大学终于正式成立了麻醉学专业。

1965年,陈老本在连江参加社教,院长从国外杂志得到灵感想建一个高压氧研究室,想到陈老时任福建省福州市医务工会主席以及省市总工会的执行委员,对工厂各方面都比较熟悉,希望陈老能在国内着手建立一个高压氧研究室,于是就将陈老从连江调回福州。陈老集中了二十几个工厂的工程师共同研究,最终成功做出了亚洲第一个高压氧治疗舱。虽然在文革时期,因民意反抗,陈老暂时停止了这项工作,但1973年后,陈老将高压氧治疗成功运用于福建省立医院进行高压氧手术。说到这儿,陈老骄傲地告诉小宝:“我们这个高压氧舱是可以做心脏移植手术的,这个在全世界都是首例。”

1997年后,陈老去了纽约与儿子生活,绿卡满五年后,陈老的儿子想为他申请成为美国公民,陈老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做美国人呢?”现在与老伴一起在家,时常写写书的生活,也令陈老十分舒心惬意。

采访结束后,陈老还将《百岁非难事》一书赠送给小宝并亲笔题名留念。如今,正值我校80周年,陈老希望同学们在校期间珍惜时间打好医学基础,用一辈子学,不断提升自己。“同学们以后将会从事非常崇高的医疗工作,作为医护人员,除了优秀的学识技术,更重要的是对病人的态度,要视病人为亲人,更好地为病人服务,让他们感受到温暖。”生命所寄,性命相托。大抵就是这样的吧!

看完陈老先生的人生历程,小宝心生敬佩。福医校友的故事为即将迎来的80周年华诞,添上了一页华丽的篇章。小宝在这里也希望有更多的校友愿意分享你们的故事。

 

(责编:陈楚楚、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