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教师”王玮:这一生很庆幸我能学医

2018年01月15日11:44  
 

“诲人不倦杏林暖,韶光尽付桃李春” ——2016级5+3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的章奕这样评价王玮,“王玮老师对待学生非常耐心认真,总是把脑海中的知识学问都传授给我们,让我们成为对社会有用的医者。更让我们敬佩的是他不久前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燃烧尽最强、最后的光热,指引我们的向医之路和人生选择。”

王玮,福建医科大学人体解剖学与组织胚胎学系主任,神经生物学研究中心主任和人体解剖学综合实验室主任,中共福建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党委委员,并担任解剖学研究等多种专业杂志编委,已过退休年龄仍坚守岗位育学子。

生动教学之“美”

长于专业技能,一招,一式,无不倾囊相授。遵于师者品格,一生,一班,皆是关怀备至。白衣秉丹心。走上讲坛,你一丝不苟教勉学子,培育桃李芬芳;你是仁心医者,最美教师王玮。

“在王玮的课上我们经常会听到他在各个地方的经历,六十多岁的王玮去过很多地方,经受过很多历练,履历相当丰富,这也让他具有了所谓的学者风范。”学生们这样评价他。

对于教学,王玮老师会不知不觉地用批判性、创新性的思维方式去教导同学学习,这大概就是王玮老师的课广受欢迎的原因吧。王玮老师说:“我是挺支持学大创的,毕竟医学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学生在学校局限于课本,大创则可以弥补课堂在实践方面的不足,让他们走出去看看,去医院等地方让他们接触实际,学会自己处理一些社会问题,看看外面的世界,历练历练自己,免得让自己成为井底之蛙,只能坐井观天,看问题太过局限,缺乏远见与批判性,很容易导致失败。”

专注科研之“美”

王玮老师结束了他的大学生涯之后,决定留在学校担任老师。一开始,王玮老师觉得年轻人就该干点年轻人该做的事,于是他怀揣着梦想与希望,开始了边教学边科研之路。

漫漫科研之路总会有失败,“我不是圣人,也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谁都有伤心难过的时候,但是我相信一句话,黑夜之中总有那一颗明亮的星指引着你前行,压力会变成动力指引着你成功。”王玮老师说道。

“其实做科研和教学最大的冲突就是时间。”王玮老师坦白道。白天王玮老师要上课,所以许多科研实验只能通过晚上加班加点来完成,虽然科研累而繁琐,但他从没想过放弃,他说:“科研对一个教师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经历过科研的教师讲课才能更有深度,更能联系实际,才能用事实说话,化抽象为具体,语言也会更加通俗易懂。”

奋斗不止,要开出“最美”生命之花

花开花落,岁月悠悠,从曾经懵懂青涩的少年,到如今学富五车的学者,时间带走了王玮老师乌黑的头发,带来了渐渐爬上眼角的细纹,可是那颗在教师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却仍对医学教育事业充满热忱的心却一直没变。

暮然回首他欣慰地说:“因为不想放弃,所以一直都在坚持,很开心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今天,趁着自己身体还行,就想多做点事情,记得青年时期看战争片时经常有这句话出现‘生命不息,冲锋不止’,换到工作上就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只是在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现在供给医学生实验的大体老师很少,在思想还相对保守的中国,古人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少之又少的人愿意捐献出自己的遗体。而王玮为了响应福州红十字会的号召,作为带头人签署了遗体捐献书,生时言传身教,默默奉献,死后又无私捐献出自己的遗体,令人叹服。

生的平凡,但要活的伟大,感恩他所得,奉献他所能。这就是最美教师——王玮。

 

(责编:陈楚楚、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