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业:立志救国 更为救人

2018年05月31日11:09  
 

刘景业,福建福州人,1918年出生,毕业于福建医学院(福建医科大学的前身)。80年前刚成为一名医学院学生的他,也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80年后虽手中已无保存当年的文字和照片的他,也能出口成章,细细地描述起当年在医学院里“潜伏”的故事。

沙县求学,是苦难也是契机

《颜氏家训·慕贤》“吾生于乱世,长于戎马,流离播越”描述了当年刘老在内的福医学子求学经历。

1937年8月13日,上海抗战爆发,伪省会福州居于前沿,为求安全,迁省会到永安。伪教育厅曾下令所有在福州的文化教育单位,全部内迁。

因为沙县靠近伪省会,交通较为方便,水路汽船可以直达,陆路也可以由南平转车,文化教育单位基本都迁到了沙县,一下子,沙县成为了文化教育的“暴发户”。“从福州到沙县求学,这一路要经历乘船,坐车,还得在南平住一宿。自己的上学路要走一天半的时间才能到达。”刘老感慨地对记者说道。比起当年,现在的福医学子在和平年代的求学经历要幸福得太多,大家更要珍惜这学习的机会。

1938年夏季,刘老怀着学医救人的理想进入福建医学院第二班学习。“我在医学院期间,沙县的文化氛围很浓。”刘老回忆道。当年,除了医学院,当时的福建省立福州高级中学福州一中、省立助产学校、福建科技馆等都搬迁到沙县,福建医学院的实验课也是在科技馆里做实验。

细数时光,刘老的记忆被拉回到那个属于他们的时代。“当年的福建省医学院附属医院也迁址到沙县,是我们医学院学生的实习场所,人员设备都比县卫生院好得多,所有主任医师都是医学院教授,而且各科室都有相当数量病床,可以收受病人住院治疗。”这样的条件也为刘老的临床实习提供了好的契机。

马江联络点,从救人到救国的升华

“当年我们的学校只有十亩地。”说起刚入沙县求学时,刘老就想起沙县大街上还有不少老太婆还穿着满清的装束。“可见当年,沙县是多么闭塞的一个小地方。”而就是这样的一个闭塞小地方,成为了当年地下党工作的前沿。

1939年1月,福医学生中就成立了中共地下党小组,而刘老也是当年最早一批的学生党员。1941年,刘老曾经利用自己所在的寄生虫研究会,来吸纳学生党员,也成为地下党的联络点之一。“后来暴露了,我还曾离开学校两三个月时间去避风头。最后托南平在国民党内部工作的表哥,才得以再次回到学校。”

毕业后,刘老前往福州马尾马江医院工作,仍未放松地下党工作。刚到马江医院,为了增加马江医院营收,1946年年初,他被马江医院派往闽侯尚干开设门诊部。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刘老独自经营的门诊部就为马江医院带来了创收。“王中芳的父亲是当时国民党林森的机要秘书,而闽侯尚干则是国民党主席林森的故乡。”刘老认真地说道。利用这层关系和自己是医生的身份,刘老迅速地展开工作,在闽侯也另设了一个私人门诊部,开辟出地下党一新联络点。

而这一联络点还曾赢得新四军军一处处长王聿先的点赞。“当时,王聿先特意到闽侯的门诊部看望我,还说,相见恨晚。”刘景业惋惜说,可惜不久,这个联络点也因一名同志被捕而身陷危险,所以取消了。

小一岁的学长,同甘共苦的岁月

在福医众多校友中,刘老对林建神印象最为深刻。这个比自己还年小一岁的学长也是福建人,出生于古田。

刘景业回忆,自己在校期间,曾与林建神住在同宿舍生活半年,“房租还是他交的,我一分没出。”刘景业说。同住的日子里,林建神的话不多。但刘老明白他是因为身份的特殊而不方便和自己多聊什么。

“他的文笔很好,曾多次在当时的《现代文艺》刊登他的文章。”刘景业笑称,或许是他文字功底好,所以说的话也特别能打动人。他的策反工作做得可谓是深入人心。

据介绍,在南京国民党空军医院就任军医期间,他按中共党组织指示,以军医身份作掩护,在南京、上海等地开展情报策反工作,并任策反组组长。在极其艰难复杂的情况下,他通过行医、跳舞、攀谈等多种渠道广泛接触飞行员与地勤人员,秘密而巧妙地对他们进行反战宣传和瓦解工作,争取团结一批愿弃暗投明者,并在他们中建立中共组织。

有9架敌机先后起义,计划轰炸南京。最后,轰炸计划虽未实现,但此举极大地震慑了国民党当权者。当时蒋介石及有关官员正在南京空军俱乐部开“慰问”与“嘉奖”大会,闻讯一片惊慌,顷刻人遁席散,政治影响很大。这次起义受到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视和赞扬。

岁月悠悠,光阴荏苒。80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当年龙腾虎跃的青年战士们,如今是苍颜皓首,两鬓已斑。一路走来,刘老不仅是位光荣的革命战士,更是位救死扶伤的医生,青春的热血在福医这片土地上挥洒,一点一滴都浸透着热爱与坚守。(张桥)

(责编:陈楚楚、陈蓝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