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商人冀玉珍的高论:睁眼就要干营生

2018年06月13日15:22  来源:中国妇女报
 
原标题:农家商人冀玉珍的高论:睁眼就要干营生

20岁那年,冀玉珍看上了同村的小尹。当时小尹家的状况是母亲去世,他和父亲相依为命。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不懂得洗衣洗脚。“我记得岁数可大了的时候,去了一趟亲戚家才知道洗衣服。我洗完就得一丝不挂在家里干等,因为就一身衣服。那时我家是全村最穷的人家,她要找我,她们家没有一个同意的。”如今已60岁的老尹回忆到。

冀玉珍的自信源于她的倔强,她说:“我就不信,我俩有手有脚,咋能把日子过穷?虽说两个人无依无靠,但我经常和丈夫说:我就是你的左膀,你就是我的右臂!这下咱俩就有靠了。”

因为自然气候非常适合种药材,冀玉珍的村子有一句流行语:“药材小山村、就业一大群”。因为出门就是大山,大山上就生长着很多种野生的药材。从最初的上山采药,到后来的种植药材,冀玉珍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随着三个孩子的降临,一家人终于找到了家的滋味。

在漫山遍野的田间地头,黄芪、柴胡、黄芩、山茶等满眼的绿苗郁郁葱葱,好似为大青山的黑土地披上了翠绿的花衣裳。“你转圈看吧,看到的地都是我的,总共大概有300多亩,全部种的是药材。近几年我和村里的7个人成立了合作社,每年都是河北的商贩来我家拉货,一年收入十多万(元)吧。最多时我要雇20多个工人给我干活儿,今天就有2个贫困妇女正在我地里锄地呢。”

张毛忽洞村的郭秀珍离冀玉珍家3里地,丈夫是脑血栓,儿女也没有正经工作,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近几年,她几乎常年在冀玉珍家干活儿,一天100元,上下班和公务员一样,也是8小时。中午和冀玉珍夫妻俩一起收工、一起回家、一起做饭、一起洗锅,中午还能躺一会儿,处得和一家人似的。

老尹笑着说:“我对她们雇工可好了,我常说,你们可千万不要骂我是刘文彩!我也经常看电视,知道国家在精准扶贫,我反正是雇人,就力所能及雇这些贫困户,能帮一点是一点。”

郭秀珍说:“冀大姐这儿我一个月就挣3000块,活儿干的和她一样多,她们夫妻俩和我们一样干活儿。每年大年初二,他俩还把村里的孤寡老人叫到家里吃顿饭,开小四轮上镇里时,都要通知乡亲们,拉上大家到镇里买东西、转一转,再拉回来,心眼儿可好了。”

冀玉珍回忆说,一次,本来要6个雇工,却来了7个人,就在多余的那个人要返回去时,冀玉珍马上说:“既然来了,咱们就一块儿干吧。”她对记者说:“人都有脸面、都有自尊心,她们确实是多来了一个人,但我要是让她回去,她心里肯定不舒服、伤自尊。我这儿多一个人干活儿也无所谓,我穷过,所以我知道穷人的难处,我绝不能伤她的心!”

就在记者采访的前两天,冀玉珍卖掉了一汽车山茶,20吨,当记者问她是不是村里的首富时,她欣慰地露出了笑容。

她在镇里有8间房的一处大院子,作为她的药材、山茶加工厂。由于冀玉珍所在的乌兰干干村有井有水,周围缺水村子的妇女就只能选择来她这里打工挣钱。因为冀玉珍种植的规模最大,又有固定的买主,同村种药材的人都把药材卖给她。

冀玉珍目前是镇妇联执委,在县里开“村两委换届”培训动员会议时,她意外地邂逅了呼和浩特市妇联主席云玉美,云主席拉着她和武川县委副书记哈达在一起聊天,一行人竟被她的故事所吸引。下午到武川县哈乐镇晟源山茶专业合作社调研时,冀玉珍也去了。转了一圈儿后,她感慨地说:“人家的山茶,1两放在精致的盒子里就卖1000多块,而我一斤一大捆才卖3.5元,就是因为人家深加工了,有了QS认证。”

(责编:陈楚楚、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