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改革开放40年来泉州百姓家中书房的变化

2018年06月20日16:52  来源:泉州网
 
原标题:看看改革开放40年来泉州百姓家中书房的变化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改革开放40年来,这句话被一代代读书人反复验证。读书,不只在校园,更在日常居家。泉州百姓家中书房的变化,折射出改革开放40年来人们在居住条件、生活水准和精神需求上的诸多变化。40年来,书房从偏居卧室、客厅一隅,逐步变化成现在独立成为大雅之堂,不变的是人们对知识的渴望、对精神世界的追求。

变大变雅是书房 不曾中断是书香

杨清江在自家书房博览群书,也写出了自己的著作。

儿子成家自立门户 家里才有独立书房

泉州著名文史专家杨清江今年73岁,在他105平方米的家中,一间连接阳台的房间,一面是落地的玻璃门,另外三面都是书柜。“买的是别人的二手房,原本这是一间小孩房,一面做了衣柜和书桌,现在衣柜变成我的书柜,另外两面墙,我买了两个书柜来放书。”杨老师说,他每天上午去上班,下午的时光几乎在家中书房度过,做一些编校工作。

杨老师说,他之前的房子只有76平方米,住着一家四口,容不下独立的书房,他就买了一个书柜放在客厅用于放书,直到后来两个儿子成家立业独立门户,“2004年,儿子都搬出去了,原本他们的房间空出来,这才有了书房,才敢经常往家里拿书,不然没地方放”。

买了新房不愿装修 只因书房难以复制

变大变雅是书房 不曾中断是书香

林波家的开放式书房与客厅连为一体,走进这个家庭就是浓浓的读书氛围。

49岁的林波是一名中学历史老师,他此前买了一套新房,却一直不愿装修,并不是缺钱,而是因为新房的格局让他无处布置一间理想的书房,他说,现在家中的书房难以复制,书房对他太重要了。

林老师现在的家里有五六千册藏书,客厅沙发后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开放式书房,书架上书籍琳琅满目。

除此之外,家里的一间客卧也被他改造成书房,满满两面墙的书架上都是书,房间里放着一张古床,走进房间,墨味书香扑面而来。

“我喜欢读书,是受小学班主任的影响,他家里书特别多,房间和房间之间是用书作墙来隔断,第一次去他家我就被震撼了。”林老师说。

“互联网+”入书房 网络教学不愁场地

39岁的高雅从事会计职称的教学培训,老公熊先生是一名骨科医生,女儿今年读高一,因为夫妻俩喜欢看书,孩子又有学习的需要,家里特别需要一间书房。

“之前的房子是老公单位给租的,只有50多平方米,没空间弄书房,看书、用电脑都只能在卧室。”2013年,高雅家买了一套162平方米的新房,2015年年底装修特地布置出一间书房来。

书房内放着两张书桌,其中一张摆着笔记本电脑。“每天下午2点30分到晚上9点,我几乎是在书房度过,完成网络教学工作。”高雅说,她从事培训教学多年,以前常为场地发愁,甚至在肯德基、麦当劳等场所讲过课,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她的教学模式也演变成网络教学,在书房里通过电脑授课,通过QQ群、微信群等及时解答学生的疑惑,足不出户轻松完成工作。

不管有没有书房 读书就是好时光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床上啃书好时光

上世纪80年代,大众的精神世界处于饥渴状态,随着出版界的繁荣,《红楼梦》《家》《围城》等中国古今文学作品甚为畅销;《唐璜》《堂吉诃德》《《百年孤独》等大量西方古典文学翻译作品涌入,影响甚广;金庸、古龙、琼瑶、三毛等名家的小说大受读者欢迎,连环画更是“70后”“80后”的一大童年记忆。

有“泉州第一炮”之称的陈日升老师回忆说,那时候人们家里空间小,没有独立书房,多数是在卧室、在床上看书,“拿到一本好书,躺床上一看就是三四个小时”。

上世纪90年代:客厅一隅做书房

上世纪90年代,一些以中国现当代为背景、表现中国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颇受欢迎,也让作者赢得读者的尊敬和崇拜,比如:于1991年获得中国第三届茅盾文学奖的路遥及他的《平凡的世界》;于1996年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陈忠实和他的《白鹿原》等。

“虽然自己买了房子,比原来的住处大很多,但也就三个房间,夫妻俩再加上两个儿子,还是没办法有单独的书房。”杨清江老师说,他当时买了个书柜放在客厅,挤出一点地方,那便是他的精神天地,“很多家庭都是这样”。

2000年至2010年:爱书人圆“书房梦”

“买的书越来越多,家里没有书房实在不行。”林波老师是2003年从自建房的家里搬到新家的,面积147平方米的房子,他将其中一间和客厅挨着的房间装修成开放式的书房。“书越来越多,书房越来越大,这源于物质的提升,以及对文化的向往和追求。”

接受采访时,杨清江老师拿出他撰写的书《温陵稽古录》相赠。他说,这是他多年来对泉州本土历史文化研究所得。在泉州,不少和杨清江一样的昔日读书人成了出书人,纷纷著书立说,书的内容有诗歌、散文、游记等多种多样。

2010年至今:互联网是“大书房”

随着网络普及,电脑、智能手机、电子书阅读器等更新换代,读书不再局限于纸质书本,互联网成为“大书房”,看电子书是如今青中年一代不少人的习惯,想看啥书就上网下载。

尽管如此,不少年轻人在装修新房时,还是考虑布置一间单独的书房。“书房提供了一处能‘静静’的地方。想看书的时候,有纸质的书,还有电子书;想看节目可以用电脑看,也是一种学习;需要加班时,也可以安静工作。”今年33岁的王聪说,近年来他都是跟着影视作品来读书,“2012年看了电视剧《白鹿原》,我就到网上下载了小说读;2014年看了电影《归来》,我也下载了小说《陆犯焉识》来看;这几年跟着《中国诗词大会》《经典咏流传》,也读了一些古诗词。”(记者 林志安 潘登 文\图)

(责编:陈蓝燕、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