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规约与自我解放:旗袍的前世今生

2018年06月26日14:52  来源:中国妇女报
 
原标题:身体规约与自我解放:旗袍的前世今生

身着旗袍的《良友》杂志封面女郎。

《花样年华》中张曼玉尽展旗袍之美。

编者按

近年来,旗袍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回归而再度流行。重新注视旗袍,会发现仅仅用服装来定义它显然有些片面。旗袍于中华女子而言,是一种故事的载体和文化的标识。在清末民初的民族独立大潮中,旗袍是妇女追求解放的自我释放,也是政府规约女性的手段,以此来塑造主流语境所期待的女性形象。时至今日,选择旗袍,表达的仍是女子们对自己身体的自信和对他人欣赏的期待。

近年来,旗袍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回归而再度流行。重新注视旗袍,会发现仅仅用服装来定义它显然有些片面。没有哪种女装像旗袍这样,既存在于历史,又活跃于现实;既在文化语境上被无限拔高,又在现实生活的边缘游走;既在过往被视为国服,又在现今成为礼服;既被当作旧时代服饰的代表,又是向世界潮流看齐的名片。旗袍于中华女子而言,实在是一种故事的载体和文化的标识。

从古袍到旗袍:旗袍衍进史

传统的“袍”,可以追溯久远。早在夏商周时代,人们就身着上下连体的夹服,中间夹棉,用以御寒。而在《辞海》中,旗袍被解释为“清满洲旗人妇女所穿的一种服装。下摆不开衩,衣袖八寸至一尺。衣边绣有彩绿,辛亥革命后,汉族妇女普遍采用。”这个定义阐释了旗袍与古袍的区别。旗袍之所以成为旗袍,与清朝的“八旗制度”和满族人的服饰习惯,有着天然的联系。

服装素来与民族生产生活习性关系密切。由于生活在冰天雪地的东北地区,长袍成为满族人的服装首选,又因为狩猎骑射,所以他们的袍子为圆领、箭袖、右大襟、直腰身、下摆开衩,且女袍较男袍更瘦长,大多不加箭袖。满人入关后,其文化遭到汉文化强烈抵制,服装的着装群体也产生独有性。

服装向来也与政治有密切关系。随着政权的稳定,满族人的服装逐渐被上层社会接纳,成为阶级和品位的代表。清代初期将八旗女子与汉族女子的着装严格区别,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女袍的制作愈发讲究,款式也有变化,立领、刺绣、镶滚等细节处理愈发精致,至清末,“十八镶滚” 成为贵族妇女追求华丽和生动的极致服装款式。特别是宫廷的旗袍,不仅颜色图案介入了等级差别,穿戴配饰极为讲究,连顺序都不能出错,处处昭示着特权和阶层礼仪。到这时,旗袍已经不仅是一种服饰,更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

服装通常也与阶层的追求有密切关系。随着旗袍与阶层分化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它逐渐成为上层女性服饰的代表,其功能已从单纯的服饰变成文化的载体,成为社会阶层的表征。正因此,到清朝末年,随着统治阶级掌控社会生活能力的式微,汉人中不乏有模仿满族服饰的现象,这为旗袍之后的改良和流行,奠定了文化基础。

(责编:陈楚楚、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