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大妈们:用足尖演绎不老芭蕾梦

2018年07月04日16:07  来源:中国妇女报
 
原标题:用足尖演绎不老芭蕾梦

退休大妈们在排练

2017年知青春晚演出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候场时

演出后与徐刚、陈丽娥老师在排练厅合影

这些舞者都是60岁上下的退休大妈们,由她们组成的飘舞艺术团——芭蕾舞蹈队,曾与国内最专业的中央芭蕾舞团合作,在天桥剧场演出芭蕾舞经典剧目《天鹅湖》。

“随着脚步起舞纷飞,跳一曲春天的芭蕾,天使般的容颜最美,尽情绽放青春无悔……”

在北京市朝阳区文体协会的舞蹈排练厅内,随着欢畅悠扬的旋律响起,一群芭蕾舞者在老师的指导下,欢快地脚尖上起舞。她们高挽的头发、挺拔的腰身、优雅的动作、飘逸梦幻的长裙,无不散发出含蓄的、青春的气息……

不是事先了解,很难想象,这些舞者竟然都是60岁上下的退休大妈们,更难以想象,由她们组成的飘舞艺术团——芭蕾舞蹈队,曾与国内最专业的中央芭蕾舞团合作,在天桥剧场演出芭蕾舞经典剧目《天鹅湖》。

“我真的很为我们大家感到骄傲。”飘舞艺术团团长和创始人管锦红日前在接受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采访时说,自己退休后只是想做喜欢做的事情,没打算干多大的事,更没想过有一天会取得这样的成绩。

退休之后跳芭蕾

在一般人眼中,芭蕾舞这样的阳春白雪是属于年轻人的“专利”,和普通退休大妈们丝毫没有关系。

说起教姐妹们跳芭蕾的初衷,管锦红说,自己在北京市东城区文化馆工作了近20年,曾经组织策划过很多大型的群众文化活动。55岁那年退休,她觉得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还都“正是时候”。于是,闲不住的管锦红在朋友的建议下,退休后几乎没有休息一天,就张罗起了艺术团的事。

“各个舞种都有各自的特点,既然选择跳,就要选择最优雅、最有挑战性的来跳。”管锦红说。抱着这一想法,在身边朋友们的介绍下,管锦红很快组织起了一支由退休妇女组成的芭蕾舞团,取名“飘舞艺术团”。

这些退休的女性退休前从事各种职业,唯独没有跳舞的,更别说芭蕾了。教这些没有一点底子的大妈们跳芭蕾,困难可想而知。

“团长是一个特别好的老师,很会教,不是说一上来就叫你足尖立得特别好。”飘舞艺术团成员陈芳芳一边擦汗一边对记者说,团长先教大家练习基本功,练得腿上有劲了才开始穿鞋立足尖。足尖立不起来,就先立半脚。立不了多长时间,就立10分钟……练习多了,身体慢慢挺拔,腿越伸越直,动作也越来越标准。

“我教大家跳芭蕾,没有一点功利性,所以我不着急。”管锦红说,并且芭蕾舞这种艺术必须踏踏实实、循序渐进,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为了鼓励大家,管锦红为大家排练了芭蕾舞《大红枣》,经过一年的训练,飘舞艺术团在2011首届北京老年舞蹈大赛上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这是团队第一次取得成绩,大家都兴奋不已,热情高涨,更坚定了跟着团长跳下去的决心。

随着舞蹈水平的不断提高,飘舞艺术团还入选了2012年春节“市民春节大联欢”,跳到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并且成了国家大剧院“市民联欢”的常客,还连续几年参加全国政协迎春茶话会演出。

从“大妈”到“白天鹅”

退休大妈跳《天鹅湖》的视频,被热心的网友发在了网上。2014年,飘舞艺术团引起了《出彩中国人》栏目组导演的关注。

“导演对比了全国好几个芭蕾舞蹈队的舞蹈视频,最终还是选定了我们。”管锦红回忆说,“但节目组的导演一开始没有联系上,只知道我们在北京,直到节目录制前不到一周时间才打电话给我,说再找不着我们就要打道回上海了。”

要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排演出《四小天鹅》参加《出彩中国人》的首轮演出,管锦红没有时间发愁,当机立断做出了选择,并在60岁生日当天率队赴上海。

“我那个时候才参加艺术团不到一年,就被团长选中演出‘四小天鹅’,刚开始觉得挺高兴的,但一到排练现场就傻眼了,旁边坐了一圈大小导演,所有的机器也都对着你,一下子找不着感觉了,干着急使不上劲。”飘舞艺术团成员翁忠君说。

一天下来,翁忠君有了退缩的念头。但管锦红跟她聊天,鼓励她别的什么都不要想,只要想着自己的动作就行,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对翁忠君一遍遍指导动作,一点一点地打磨,一天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排练,从量变到质变,慢慢地,翁忠君找到了感觉和自信。

“我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训练也挺苦的,但都没有这次参演‘四小天鹅’给我的印象深刻,真的太累了,更没想到退休后竟然还有这样一段人生经历,非常的珍贵。”翁忠君感慨地说。

那次演出,她和另外3名队员不仅在台上表演非常成功,在台下的刻苦训练也给导演组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们代表的北京飘舞艺术团在接下来的节目中,一路过关斩将,半决赛中,她们在人民大会堂精彩演绎了24只“小天鹅”,在上海的总决赛中,她们又与李玉刚合作演出。优美的舞姿不仅留在了荧屏上,更留在了众多观众的心里。

“姐妹们化上妆之后都美极了,舞台也美轮美奂,和我们的舞蹈相得益彰,太难忘了。” 管锦红说,然而,在她心里,最值得称道和骄傲的,还是飘舞艺术团和中央芭蕾舞团的合作。

2015年,飘舞艺术团在参加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群英会》节目时,表演了经典芭蕾舞《天鹅湖》第二幕。当时作为嘉宾的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看过后激动地表示,曾经在美国见到过老人练芭蕾,但是在中国这还是第一次,这对专业芭蕾舞演员也是一种激励。

几天后,让管锦红没想到的是,冯英的助理打电话给她,表示中央芭蕾舞团希望和她们合作,共同完成一次表演。

“我是专业人士,知道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中芭很少跟其他院团合作演出,更别说业余舞蹈团体了,连做梦都没想过,这是花再多钱都买不来的机会。”管锦红说,接到电话时她正在威海游玩,但被这样的幸福充斥着,美丽的风景竟然失去了色彩。

尽管文化部的批文还没正式下来,但管锦红已经带领团队投入了艰苦的训练。

“听说要和中芭合作,大家的劲头也都很足。”管锦红说,炎炎夏日,大家从下午一点半练到五点,常常挥汗如雨,整整3个月里,没有一丝懈怠。在中芭指导老师徐刚、陈立娥的指导下,大家对着照片和录像纠正动作,一遍遍地打磨和修正。

2015年9月29日,由文化部(现文化和旅游部)主办的《多梦的年华——新人新作芭蕾荟萃》晚会在天桥剧场拉开帷幕,吸引了众多观众。当她们出色地完成演出,导演宣布,跳《天鹅湖》第二幕的演员,是由一群年龄60多岁的退休大妈担当时,台下的观众全都站立起来为她们鼓掌、致敬。

即使跳不动了,也不放弃优雅和美丽

经历过这些“大场面”,管锦红现在舞蹈圈里小有名气,也经常有人打电话给她,希望能进行一些合作。就连她曾经工作的东城区文化馆,也提出过“收编”她们的意思,并且给她们提供商业演出的机会。

但这些,管锦红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一如既往地做好训练、排练,一周四次,没有特殊情况绝不间断。“我这样的年纪,已经把名利看得很淡了,并且,芭蕾舞是高雅的艺术,喜欢这项艺术的人,也不会到外面去‘张牙舞爪’。”管锦红说,自己喜欢舞蹈艺术,一辈子从事这样的工作,尽管单一,但很幸福,从不觉得厌烦。

“所以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即使有一天跳不动了,也可以用手来指导,这份优雅和美丽,不会放弃。”管锦红今年64岁了,但现场看她排练的样子,完全不像六十多岁的老人,不仅精力充沛,而且教学有方,针对不同水平和性格的团员采取不同的指导方式。她纠正学员动作时,会夸张地模仿她做错或者笨拙的地方,让学员在忍俊不禁中明白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并且很乐意再来一遍。

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者有的团员升级做了奶奶、姥姥帮助照顾孙辈,一些元老级团员陆续退出,一些新的团员陆续加入进来,但飘舞艺术团在口耳相传中始终保持着三四十人的规模。

“中老年舞蹈团流动性很大,很多团体成立一两年就散了或者形同虚设,但我们这个团就像是一个家一样,特别有凝聚力,这些主要因为管老师的人格魅力。”翁忠君说,团里的马戎大姐,几年前因为当了姥姥要帮忙照顾孩子不参加演出了,但是她积极利用网络等媒体介绍自己的团队,让艺术团在更多更好的舞台上展示,并且义务负责团里大部分事务性工作,无怨无悔,因为大家在这里充实了退休后的生活,收获了健康、美丽,也收获了姐妹间的友谊。

虽然在舞蹈教室里管锦红对舞蹈动作一丝不苟,但课下,她从不摆老师的架子。每年,她会组织大家自愿外出旅游一到两次,所到之处,无论师生,尽情释放活力,她们快乐、健康、优雅、美丽的形象,总会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能够在退休后遇到管老师,我特别幸运,现在觉得跳芭蕾完全是一种享受。所以只要老师还坚持跳,我就会一直跟随老师坚持跳下去。”翁忠君说这话时已经换了下了舞蹈服,纤细的身材,穿上一件白底蓝格真丝短袖上衣和简单的马裤,一种沉静、知性、优雅的气息便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宋利彩

(责编:陈楚楚、陈蓝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