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万千连家船民上岸:告别河海漂泊,踏上小康征程 

2018年08月07日10:15  来源:福建日报
 
原标题:告别河海漂泊,踏上小康征程

  曾经,沿海、沿江、沿河,住着万千连家船民。一条破败不堪的小木船,既是生产活动的场所,也是世代生活的家。没有电、没有水,一家几代人挤在一起,靠海为生,漂在水上……

  如今,海边、江边、河边,住着万千新居民。一幢幢错落有致的洋房,成了连家船民上岸后的幸福生活写照。融入岸上生活,转型谋出路,发展捕捞业、养殖业、运输业,口袋鼓了,生活美了……

  弹指几十年,今昔大变迁。这样的沧桑巨变,最初源自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近平的深切关怀。

  “没有‘连家船民’的小康,就没有全省的小康。”1998年底,习近平同志在福安主持召开“连家船民”上岸定居现场会时表示,“要让所有的‘连家船民’都能跟上全省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步伐,实实在在地过上幸福生活。”

  后来,连家船民上岸定居工作被列入福建省当年为民办实事项目。宁德市连家船民“分期分批、全面搬迁”,上岸定居了,涉及福安、蕉城、古田、福鼎和霞浦等5个县(市、区)26个乡镇65个村,共搬迁2.4万人。

  连家船民上岸

  每到暑假,连家船民刘明福都会带着两个孙女出海。“让她们去瞧瞧渔民怎么养殖、如何捕捞,还要顺带讲讲当年连家船民的辛酸史。咱子孙后代不能忘记党和政府的恩情啊!”他说。

  溪邳,闽东沿海一个由连家船民聚居而成的渔村。这里曾是“一条破船挂破网,祖孙三代共一船,捕来鱼虾换槺菜,上漏下漏度时光”。刘明福便是这个特殊群体中的一员,至今仍记得当年船上的艰难往事。

  当时,他们一家10口人挤在狭小的渔船上,依靠打鱼拾贝谋生,过着风里来浪里去的不安生活。“有次台风暴雨来临,一夜间邻居一家子沉没啦,那个惨哪!”刘明福噙着泪水回忆说,“上岸安家成了我们船民最大的祈盼。”

  福安市市长叶其发告诉记者,福安是闽东地区连家船民最为聚集的县市之一,主要分布在下白石等沿海沿江11个乡镇、街道的26个村居。当时,共有连家船民1889户8810人,以下岐村、溪邳村最为集中。

  自上世纪60年代起,当地连家船民开始零星上岸。刘明福是最早一批上岸的船民。尽管一家子住在约40平方米的房子,但两脚着地的日子踏实多了。

  1997年,习近平同志带队到闽东民族地区调查研究后,向省委建议尽快解决闽东地区“茅草屋”和“连家船”问题。后来,福建开启一场连家船民上岸定居工程。

  “由政府免费提供土地,负责路、电、水、通信、广播电视信号等‘五通’工作。”叶其发说,福安通过吹沙填海、造地安家,一幢幢渔家新院拔地而起,船民纷纷圆了安居梦。

  “当时,凡上岸船民,比照普通‘造福工程’搬迁农户,给予优惠的建房补助,如对上岸船民,每人建房补助650元等,解决了我们村349户1425人的上岸定居问题。”说起当年的扶持政策,连家船民、溪邳村村主任江宽全如数家珍。

  好政策引领越来越多的连家船民纷纷上岸。据统计,1997至2000年,宁德2万名连家船民全部上岸定居,其中,仅福安就营建、续建连家船民新村或安置点21个,新建新居1335幢,搬迁安置船民对象1583户7419人。

  然而,一段时间后,出现了一小部分船民折返渔船或外地连家船民向宁德沿海迁移现象。“多年的海上生活,渔民习惯了水打船帮摇摇晃晃的感觉,上岸后还经常睡不着,融入岸上生活有点难。”79岁的老渔民、溪邳村原村支书刘向禄说,“我们需要不断地做渔民的思想工作,宣讲党的好政策。”

  如何让船民搬上岸、住下来、富起来?2011年,宁德市出台《关于实施“船民安居工程”的意见》后,《福安市“船民安居工程”实施方案》随即下发,把船民安居工程列为“十二五”民生工程和为民办实事项目。

  针对部分船民返流渔船、外地连家船民向宁德沿海迁移等状况,宁德市委、市政府又出台政策,自2012年至2014年两年里共帮助1500多户5000多船民全部上岸定居。

  “2013年后,我们对上岸船民所建的安置房,用地标准再提高,按一户一宅60平方米,不仅无偿提供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连家船民还能享受到人均3000元补助。此外,福安市财政给予每户1万元建房资金补助,还免征了各种规费。”叶其发说。

  好政策,激发连家船民上岸的信心。至2014年,宁德所有连家船民全部上岸,搬入新居,从此结束了长期海上漂泊的历史。

  从“海上漂”到“岸上富”

  为了帮助船民实现“岸上富”,福安市政府专门制定22条优惠政策,引导船民大力发展养殖业、海上捕捞业、海上运输业、商贸旅游业等,推动船民脱贫致富。

  在下岐村养殖专业合作社基地,记者见到,一个个大网箱里,鱼儿跃出水面争相逐食。

  下岐村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江成进告诉记者,他和其他村民合伙人投资600万元搞深海网箱养殖,出产黄鱼品质较接近野生大黄鱼,卖价也高,一公斤可达七八十元。

  “村里还成立了村级联动服务站,为养殖户提供信贷资金、科技、营销、防汛监测等方面的服务和帮助。”下岐村村支书郑月娥说,每年还举办水产养殖、池塘滩涂养殖等各类培训,帮助大伙儿提高养殖技能。

  千百年来搏击风浪的连家船民,以探索的勇气和毅力耕海牧渔,更以创新方式找到新出路。溪邳村村民刘明福带头研发出“瓶养章鱼”技术,即每个矿泉水瓶经过钻孔后,瓶内养一头章鱼,用涂滩上捕来的潮头蟹喂养。这种方式开创了人工养殖章鱼的先河,取得丰厚利润。如今,全村20多户农家人工养殖了章鱼,数量达20多万只。

  采访中,记者发现,渔民像耕田一样耕海,织出现代耕海牧渔图。据统计,溪邳村人均纯收入、村集体收入分别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850多元、6.6万元,增长到2017年的18756元、116万元。

  从“讨小海”到经略海洋,万千连家船民转型蔚然成风,演绎着幸福生活图景。

  现代渔村唱响“渔家傲”

  连家船民上了岸,有了家,生活条件大为改善。不过,连家船民后代的教育问题不能忽视。

  江宽全受访时感慨地说:“以前,连家船民的子女基本没读书识字的机会,即便去岸上上个学,大都寄居在亲戚家,非常不便。上岸后,我们的子女才走进亮堂的教室,跟岸上居民一样,用知识改变命运。”

  为鼓励连家船民后代就学,溪邳村采取各种激励措施,如村里承担小学生寄宿费和生活费,还对考上本一、本二的大学生给予2000元至3000元奖励。据不完全统计,10多年来,溪邳村考上大专以上的学生达160多人。

  郑月娥是土生土长的下岐人,她亲眼见证连家船民的生活巨变,“上岸后,全村走出180位大学生,这在以前难以想象”。

  下岐村返乡大学生欧松弟从福建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回乡镇卫生院工作,希望用一技之长服务乡亲。“从连家船民安置点横山新村步行到镇里的学校,只要15分钟,方便多了。这与过去船民世代没书读、生病自己扛的日子相比,真是天壤之别。”他说。

  此外,下岐村还结合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京东和人社系统村级便民服务项目设立“民富中心”,为群众提供集行政代办、村淘服务,村民不出村就可以上网购物、上网销售。同时,办起“海上流动党校”,组建“水上流动书吧”,丰富渔民文化生活。

  海还是那片海,可如今连家船民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福安市溪尾镇溪邳村给渔民新村主干道起名为“渔家傲”,一层寓意是和“渔家澳”谐音;另外一层意思是感谢党和政府,让连家船民过上好日子。

  现在,下岐村、溪邳村邀请专业团队到村里开展乡村规划设计,让村庄建设更美丽更宜居。溪邳村投入3000万元,修建村级敬老院、渔民公园、疍民历史文化展室,推行垃圾分类试点等,收获“全国文明村”“全国最美渔村”等荣誉称号,还被列入福建省“千村整治、百村示范”美丽乡村建设;下岐村将原来的垃圾场改建成清新的渔民广场,布置上渔民生活废弃的轮胎、旧船等元素,展现浓郁的渔村风情。

  面朝大海,依山而居,上岸的连家船民日子越过越好。(福建日报记者 薛东 李向娟 吴旭涛 通讯员 林耀琳 吴庆堂)

(责编:吴舟、陈蓝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