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于山野间的闽南古大厝

2018年11月09日11:16  来源:泉州晚报
 
原标题:藏于山野间的闽南古大厝

  如果要从闽南方言中选取一个最能代表地方文化特色的字,恐怕非“厝”字莫属了。

  “厝”的意思是房子,在泉州人的记忆中,红砖厝,绝对是一个能够唤醒关于古城诸多记忆的温暖名词。它拥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而且是闽南文化的重要载体,不仅具有精湛的建造技艺和完善的实用功能,也反映闽南一带的社会发展、家族关系、传统伦理、思想观念等。

  本期最闽南,记者们前往南安眉山乡观山村,去探寻这里的闽南古大厝。

池塘湖大厝

  池塘湖大厝:百年古厝,见证岁月沧桑

  选择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从市中心出发,前往目的地。随着周围的气温渐降,视野所及是一片接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大约一个小时的颠簸车程之后,终于来到了南安眉山乡。

  放眼眉山乡,南洋风格建筑格外醒目,闽南特色红砖皇宫式大厝随处可见。此时,正值春秋茶采摘时期,路过茶园时候,阵阵清香飘逸在山头,一抹抹绿色在薄雾中弥漫,让人如痴如醉。

  一会儿,我们来到池塘湖大厝。这幢红砖古厝,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从斑驳的外墙和周边丛生的杂草,能见古厝历经的沧桑。

  据了解,古厝为印尼爱国华侨李功藏所建。当年,李功藏少怀壮志随父漂洋过海、艰苦创业。清光绪庚寅年(1890年)衣锦还乡建造了这幢传统的二进五开间双护厝的皇宫起大厝。大厝无论是拼花还是雕饰等细节方面,或多或少融入了南洋元素。相传,建造大厝之时,李功藏访精工,聘良匠。落成之时,安金刻柳,雕梁画栋,檐牙高啄,燕脊飞天。大厝竣工于清光绪乙未年,历时五年,占地一亩多。大厝屋脊高翘,大厝外墙青草石和白石再加红砖垒砌,精美的石雕、木雕则让人惊叹。厝内花罩、飞罩、花窗、浮雕饰物等工艺运用普遍,许多石构件、木构件都属难得一见。所刻之物,不管是海里游的,还是山上跑的,龙凤鱼虾,花草鱼鸟,这里都能找到。这些雕刻造型优美、栩栩如生,刻工精细,刀法流畅。大厝厅堂有名家诗文书于屏,“观察”“选魁”“选元”匾额悬于堂,木斧木刀列于侧,人文华彩、肃穆庄严。整幢大厝形似殿宇,富丽堂皇,蔚为壮观。

番仔楼

番仔楼别有闽南味道(陈明理 摄)

富有生活气息的番仔楼

  池塘湖番仔楼:中西合璧,堪称建筑瑰宝

  距离池塘湖大厝不远,有一幢池塘湖番仔楼。相比之下,这座番仔楼里或许是因为至今依然有人在居住,少了几分落寞,多了几分生气。记者通过探访得知,如今,番仔楼内还住了位年近八十的阿嬤,身体还挺硬朗。

  看到记者的到来,几位阿嬤热情地前来和我们打招呼。踏入番仔楼内,我们闻到了从窗户飘出的、阿嬤刚煮好的米饭的香味。

  一位正在番仔楼前晒太阳的阿嬷,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向我们饶有兴致地介绍起这幢大楼的“前世今生”。

  这幢番仔楼实在不简单!据说,大约是在1899年,李功藏回乡建中西合璧的池塘湖番仔楼时,建筑所用图纸均由享誉海内外、中原地区近代史上最杰出的建筑大师傅维早和著名印尼荷裔建造师联合设计,所聘工匠先养三年进行考查,所选材料务求精良,“每一块墙砖、柱石,都是手工打磨而成的,屋内的地板砖则是千里迢迢从南洋运来的”;这些材料全部用船运到南安仑苍珠渊港渡口,当时没有公路,没有汽车,只好用人工搬回。要知道,每根石柱有千多斤,需要24个人用肩头抬,沿着崎岖不平的陡峭的山路,从山脚抬到山顶,走十余公里,须经过两天的时间才能把石柱抬到建筑工地。还有,原来这个地方是滑坡地,为了使楼房坚固,特从坡底下开始筑挡土墙,挡土墙共分四层,为了挡土墙的坚实不变,砌体后面填用的土是经过筛选后打实再用的。所以大厝经过百余年的风雨洗礼,墙依然笔直如新。”

  番仔楼四四方方,上下两层,共有五十六个拱,线条硬朗。细看它那些西式拱形廊柱,用料却是闽南的红砖;屋里铺着南洋特色瓷砖,走廊过道则是花岗大石条打造。为了使拱牢固坚实,当时没有水泥,就用石灰和红糖加工成黏合剂,然后砌拱。师傅精心琢磨,细心铺设地板,百余年来,走廊四周,任凭雨水浇淋,总是滴水不穿。还有那个屋顶,有些像宋式的歇山顶,屋坡柔和流畅,翘角简洁平缓,给大厝增添了舒展大度的气魄。池塘湖番仔楼全部工程至清宣统元年(1909年)竣工,历时十年,耗资10万两白银,占地面积800平方米,建筑面积500平方米。李功藏建厝时,之所以定下了“外西内中”的建筑风格,是与他在印尼做生意的经历分不开的。如今,虽经世事变迁,但番仔楼依然散发出独特的魅力,如一颗瑰宝镶嵌在这个小山村里。

  坊间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有观山富,没观山厝;有观山厝,没观山富”,说的便是李功藏的个人功绩、所修建的池塘湖大厝和中西合璧的池塘湖番仔楼。

产乾头新厝正门

  产乾头新厝:文化味浓,状元吴鲁留墨

  所谓“独木难以成林”,既然是红砖古厝聚落,当然不止两幢红砖古厝。于是,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记者继续前行,寻访当地颇具闽南建筑特色的红砖古厝。

  行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呼吸着周围新鲜的空气,我们来到了传说中的“产乾头新厝”。离大厝还有数十米远,就能感受到这座大厝的宏大气势了,随之而来的,便是那种片刻之间能嗅见的文化韵味。

  据了解,这幢“产乾头新厝”由李成器在二十世纪初所建,是一座双头护厝的红砖大厝,是土木砖石竖挡起的皇宫大厝。大门前有泉州最后一名状元吴鲁的题字以及曾道的《九思》,还有镜潭先生的笔记。仔细上前查看,石刻上的对联“古寨青岗浮玳瑁,名坵朱柱响琵琶。万仞青峰蜚蔗尾,一泓绿水注龙潭”,把山腰美景写得有声有色。

  大墘居:古老原生,历经百载风雨

  走着走着,记者一行人来到了传说中的大墘居。据了解,大墘居由李聪先生出资,始建于嘉庆年间,至今有两百多年历史。该建筑坐西向东,土木结构,共有十房两厅,面积约350平方米,占地约550平方米。

  该建筑与传统的闽南红砖大厝不同,它的外墙材料都是取自当地的溪石、山石,然后再利用泥浆将其层层砌叠起来,看起来有一种古老而原生态的味道。据介绍,这除了是因为当时祖先李聪先生的资金紧张,还充分考虑了当地的地貌形状。虽然房屋建筑材料普通,但经过两百多载风雨,其墙基还坚实可靠,尚未变形。

  2001年,后辈子孙李成居先生由印尼回乡时,发现屋顶砖瓦木头腐蚀损坏,立即动员本宅在印尼的子孙筹集资金,将破损的屋面重新修建。如今的大墘居,依然保持着最原始的建筑风貌。

  出神地遥望着大墘居,内心会忽然涌起一种感动:有时候,人生就如同古厝一般,无论数十年也好,上百年也好,若是一辈子只能够坚守在一方,遮风挡雨,保一个家庭的幸福,也应该是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顶新厝:粗犷亦美,沉淀历史厚爱

  来到顶新厝前,最先吸引目光的,恐怕是高高翘起的燕尾脊。“燕尾脊”形如其名,屋顶正脊的线脚向外延伸时,岔开两个小脚,像极了燕子的尾巴,所以得名“燕尾脊”。而这,正是闽南建筑最大的特色之一。

  古厝大门口挂着的两个大红灯笼,已经略显褪色,不再是鲜红艳丽,却更加衬托出古厝别有的韵味和风采。见有村民从门前路过,记者赶紧上前,向他询问起了关于这座古厝的历史往事。

  原来,这座古厝由李声丁、李声友兄弟俩所建造。和所有爱拼敢赢的闽南游子一样,两兄弟当年为求谋生,漂洋过海,旅居印尼,艰辛经营商业,最终获得财富,于十九世纪初还乡建造顶新厝。

  顶新厝是双边护厝,土木结构的建筑物。除了红砖,其他的材料都是“土生土长”。马柜是石匠把来坑溪的一块巨石打造而成的。由于它的石质又韧又硬,打凿的难度可想而知。如今马柜经过岁月风霜的洗礼,已经粗糙不已,但它沉淀的是历史。

  记者留意到了位于古厝大门两边的砖花,虽然没有精细雕琢的做工,却显得大方雅静。

  大自然厚爱这座小村庄,私心地给予她多面的美丽——葱郁的大树,清澈的溪流,清新的空气,让小村庄像个窈窕的仙子。岁月则赐予了她更多的内容——最具“闽南风”的古厝。

  还有很多关于这里的故事,等待我们去挖掘和探索……

(责编:陈蓝燕、吴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