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可聪:不只是“红色”的故事

江鹏  沈秋贵

2019年05月21日09:58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詹可聪(右一)布置汀江支流濯田河采砂整治工作

“长汀是千年古城、红色圣地,而汀江就像一条飘逸的白练,穿城而过,城因水而美,江因城而更加灵动迷人。”来自江西赣州的游客张先生对长汀之美赞不绝口。

近年来,长汀贯彻落实全面推进河长制的工作部署,成功创建全国第一批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县、河道管护机制体制创新试点县,获2017年度龙岩市河长制综合考评第一名。不只是张先生,“河畅、水清、岸绿、景美”已成为众多游客心中的“长汀印象”。即便是炎炎夏日,热浪滚滚,也挡不住八方游客前往汀州古城观光揽胜的脚步。

面对这样的治水成绩及由此带来的生态旅游效应,詹可聪既感意料之外,也觉情理之中。作为分管河长制工作的政府副县长、县级河长,詹可聪探索创新,攻坚克难,尽心尽责,努力扮演好“河流忠诚卫士”的角色,为全省治水贡献长汀经验。

(一)

“长汀境内河流众多,水网密布,水系发达,有汀江河、古城河和童坊河等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21条,分属汀江、赣江、闽江三个水系,河流总长874公里,年径流量31.54亿立方米……”

接过县级河长担子的第一天,詹可聪就闭门谢客,一门心思地查阅长汀河流水系的众多相关资料。

“只有构建完善的河流管护体系,才能实现河长制到河长治。”詹可聪的这一想法和思路很快得到县委、县政府的肯定并付之实施。

2014年,以创建全国第一批、全省唯一的河湖管护体制机制创新试点县为契机,长汀县率先在全省开展河湖管护体制机制的创新探索,制定出台《长汀县全面推进河长制实施方案》《长汀县河道管护标准》《长汀县河湖资源损害赔偿和责任追究制度》等一系列文件,从河湖管护的总体要求、队伍建设、经费保障、日常管理、考核考评等方面进行细化,特别是明确损害河湖水域的赔偿标准、问责程序、追赔手段及严格重大水事违法岸线办理要求,做到先行先试,为全面推行河长制打下良好的基础,也为完善全国河湖管护制度体系提供了有力借鉴。

与此同时,长汀县建立“3+3”管护队伍,即河长、河道警长、河长办+河道专管员、保洁员、打捞队伍,全县共设立县、乡(镇)、村级河长及各级河道警长、河道专管员、打捞队员等700多人,实现管护体系全覆盖。

“我们管河、护河、治河、养河,一定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 詹可聪多次在会上既严肃又满怀鼓励地提出这一要求。在他的引导推动下,长汀河长制工作不断取得创新突破。

创新河道保洁模式,结合流域和镇村实际,创新专业河道打捞队伍、聘用专职河道保洁员、河道保洁统一外包、村庄保洁员与河道保洁员合二为一四种保洁模式,保障了河面的持久洁净。

提出了“部门联勤联防、区域联动协作”的思路,由公安、农业农村、水利、生态环境等相关部门组建联勤联防队,在涉河违法案件的处理中,公安系统由后期介入转变为前期主动参与,全过程联合办案,有效震慑涉河违法犯罪和破坏水生态的行为,为河道水生态修复保驾护航,有效破解“九龙治水难治水”“环保不下河、水务不上岸”等多头管理和单打独斗的困局。

针对上下游、左右岸、区域间的河流保护跨区联动问题,在汀江流域、闽江流域分别建立了跨区联动机制,与宁化县建立“汀江源保护跨县协调机制”,与武平县建立“两县三乡跨区联动治水机制”;与清流、宁化、连城四县河长办、检察院建立“两地四县闽江源跨区域生态保护协作机制”,通过信息共享、交叉巡河、联合执法等方式,增加区域互信,避免相互推诿扯皮,提高涉河问题处理速度和质量,最终实现协调多方联动与依法治水相结合,凝聚全面推进河长制工作合力。

针对涉河违章搭盖历史因素多、利益群体多、社会诉求多、责任部门多、问题反复多的“五多”特点,创新“拆、塑”模式,整治涉河违章顽疾,协调部门合力,共同拆除涉河违章建筑,因地制宜建设亲水休闲设施,让河堤变成人们休闲娱乐的场所,防止违章搭盖死灰复燃。

大同镇红卫村村民对河长制工作成效深有感触。前两年,该村成功拆除郑坊河岸9户2948.74㎡的违章搭盖,并建设一条1.5km长的亲水河堤步行路和一处露天活动健身场所,每当夜幕降临,村民们三五成群的来到这里休闲纳凉,聊天散步,悠然自得。为此,当地村民将这条河堤步行路取名为“幸福路”。

(责编:吴舟、张子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