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基因代代传承

2019年09月02日07:3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红色基因代代传承

图①:在龙岩市上杭县古田会议会址,油菜花竞相绽放。

资料图片

图②:在龙岩市长汀县,参加培训的学员们在聆听红军故事。

资料图片

图③:位于龙岩市长汀县的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旧址。

资料图片

图④:三明市宁化县凤山村红军街前,孩子们在玩耍。

刘才恒摄

作为著名革命老区,福建全省84个县中有70个老区县,其中原中央苏区县37个。龙岩市长汀县、三明市宁化县,都是红军长征的出发地。

红土地上展新颜。“十三五”以来,福建统筹安排对老区苏区各类补助资金规模超过2000亿元。通过这些年的努力,福建农村的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调查的110万人,已经降到2018年底的465人。23个扶贫开发重点县有5个实现脱贫摘帽,2185个革命老区建档立卡贫困村中有2034个实现退出。

龙岩市长汀县

绿水青山富苏区

颜珂 陈天长

走进龙岩市长汀县河田镇露湖村,绿色群山迎面铺开,层峦叠翠,景色宜人。山上,是村里今年新种下的110多亩中药材——黄花远志,一棵棵翠绿欲滴,长势喜人。

露湖村党支部书记罗群英说,这些黄花远志,不仅美化了生态环境,同时也是一个扶贫项目,有15户贫困户参与,每户每年可增收1万元。“易种植、易管理,持续收益时间还长。”罗群英介绍。

长汀县是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曾是我国南方水土流失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代又一代长汀人锲而不舍,持续推进水土流失治理,用绿色发展甩掉了省级贫困县的帽子;眼下,他们正在走向“美”与“富”的共赢。

“随着水土流失治理与生态环境保护取得显著成效,发挥生态优势、实施林下经济工程,成为绿色发展中最直接的路子。”长汀县林业局局长曹伟清说。近年来,长汀县以林下种植、林下养殖为重点,同时推进采集加工、森林景观利用,在全县形成了“一心三区”的林下经济发展总体布局。

因地制宜,培育特色。在四都镇上蕉村,丰富的林地资源和良好的森林环境为林下经济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近年来,上蕉村整村推进,村里贫困户全部参与林下种植,三叶青和灵芝等经济作物种植了1930亩,11户贫困户户均增收3万余元。“以前是守着青山绿水,没有收入。现在,通过林下种植,大家真正感受到‘这里就是金山’。”上蕉村党支部书记吴水长说。

一枝独秀不是春。“全县因地制宜,在做大兰花与中草药两大林下经济品牌之外,同时发展‘一村一品’,促使百花齐放。”长汀县林业局产业办主任范小明说,目前长汀县已建成35个林下经济示范基地。

林权抵押收储担保贷款、技术资金扶持……一项项创新措施,保障了林下经济快速发展。今年,长汀县成功入选国家第四批林下经济示范基地。

不仅是扶持林下经济,长汀县还严把产业“绿色”准入门槛,构筑绿色发展体系。稀土、纺织服装、文化旅游等主导产业,现代农业、医疗器械、电子商务等重点产业,新能源、健康养老两大新兴产业,无不气势蓬勃。2018年,长汀县地区生产总值达231.7亿元,增长7.2%。

三明市将乐县

深化医改步子实

蒋升阳 曹松

位于闽西地区的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是原中央苏区县。近些年来,将乐县围绕民生关切,把破解看病贵看病难作为提升百姓幸福感的重要抓手,不断探索医改,走出了一条符合将乐实际的医改之路。

医改前,为什么看病贵?曾任将乐县总医院院长的廖冬平坦言,“医院建设和运行需要资金,医务人员因收入不高,就利用手上的自主开方权获取‘回扣’,使得公立医院成了逐利机构。”

拿“药价虚高”开刀,是将乐县破除医疗痼疾的第一步。按照“医药、医保、医疗”三医联动的改革路径,将乐县全面取消了药品加成,采取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规范医疗行为等措施,斩断药品耗材流通利益链条。同时,通过严控医师处方权限,严控过度治疗,使一度畅行无阻的大处方、大检查渐趋绝迹。医院的收入,则更多地用于补贴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医生诊疗费和医疗服务费。2018年,将乐县总医院门诊患者次均费用142.6元,比医改前下降36.4元,住院患者次均自付费用1602元,比医改前下降484元。

除了堵住“以药养医”,将乐县医改的另一个关键是让优质医疗资源下沉。

2014年初,将乐县医院与将乐县中医院两家二级公立医院整合,成立了将乐县总医院。2015年底,将乐县又把11家乡镇卫生所整合,全部归属县总医院管理;组建县域紧密型医共体,推行总医院医师下乡巡诊与职称晋升、工资工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挂钩,实现总院医生从“被动”下乡到“主动”进村。2018年,将乐县总医院各类医务人员累计下乡次数1568人次,门诊10426人次,带教2831人次;2018年基层门诊量比2014年增加117.4%。

将乐县还启动了“健康将乐”建设。将乐总医院组建了43支由县、乡、村三级医务人员组成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团队,实现疾病防治关口前移。县财政投入600万元专项资金,强化医共体信息化建设,在县总医院建设了健康管理中心。除此之外,将乐县还成立了由96人组成的健康指导员队伍和92人组成的健康联络员队伍,成立了由46名高职称医护人员为核心的健康教育讲师团,并确立了98个健康教育宣讲课题;组建健跑协会、冬泳协会等体育俱乐部36支4950人……

从“破解以药养医”到“让老百姓在家门口看病”,再到推进“全民大健康”,将乐县正让医改的红利惠及越来越多的百姓。

龙岩市上杭县

红色旅游 热度持续

记者 钟自炜

“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八月盛夏,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古田镇古田会议会址前,成片荷花散发芬芳。如织游人徜徉其中,体验红色文化。

如今,古田红色旅游已步入快车道,构筑了完善的“吃、住、行、游、购、娱”产业链条。

在上杭县,红色旅游有了新体验。距古田会议会址仅10分钟车程,一个红军特色小镇,能够让游客穿越时空,回到峥嵘岁月:迎风招展的红旗、醒目的红军标语墙和红色漫画……在保护好村镇风貌的基础上,小镇植入红色文化元素,再现红军生活、生产等场景,提供沉浸式体验。

红色旅游热度持续,红色培训也如火如荼。在古田干部学院,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正在教室认真听讲,不时做着笔记。如今,已有百家单位在古田学院设立教学基地或教学点。2018年,古田干部学院共培训学员2.73万人次。

“2018年,龙岩市新增古田(吴地)红军小镇等4家国家3A级红色旅游景区,补助红色旅游项目14个,补助金额420万元。”龙岩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陈太坤介绍,目前,全市共有红色旅游景区15家。

红色旅游,也让百姓的腰包更鼓了。走进上杭县才溪镇岭和村,村民王新泉忙得不亦乐乎。作为村里种植大户,去年他收获5万斤脐橙,眼下正在山上忙着除草、施肥。深挖红色资源,才溪镇制定了乡村振兴实施细则,大力推动“旅游+农业”,扶持发展蓝莓、葡萄、脐橙等观光采摘农业,积极培育集红色文化教育、观光休闲采摘为一体的现代生态农业旅游路线。2018年,才溪镇接待游客135万多人次,旅游总收入1080多万元,同比增长35%;农民人均纯收入18437元,同比增长10.2%。

“目前,龙岩正打造百里红色教育参观旅游精品线路,进一步挖掘红色文化和故事,使红色与文化旅游互融互进。”陈太坤表示,龙岩市将通过实施品牌打造、消费升级、项目建设、招商引资、市场拓展、服务提升等六大行动,力争实现文旅产业提质升级。

三明市宁化县

红色传承 激发活力

记者 钟自炜

“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1930年1月,毛泽东率领红军挺进闽西,写下了《如梦令·元旦》这首词章。

作为中央苏区的核心区,三明市宁化县是红军长征的出发地之一。

漫步宁化县淮土镇凤山村,一条斑驳老街述说着历史。“这里被称为红军街。当年红军战士就住在这条街两旁的民宅内,几乎家家都住着红军。”凤山村村委会主任王兴华介绍。

这片红色故土,其发展却面临着自然环境的挑战。过去几十年,宁化县水土流失面积54万亩,占县域总面积的14.8%。而淮土镇,更是治理的难中之难。“淮土淮土,光山秃土。”王兴华说,这句歌谣正是当年的写照。

红色传承,绿色发展。“这些年,针对水土流失问题,我们在大力植树造林、全面禁止砍伐的同时,也利用这里的土壤特性,引导种植油茶,力争实现治荒与致富同步。”凤山村党支部书记王兴楷表示。

目前,淮土镇完成水土流失治理面积8万余亩,全镇的森林覆盖率达到66.5%。利用当地地势平坦、光照充足、雨量充沛的特性,淮土镇大力发展油茶产业。2011年,淮土茶籽油还被评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为了更好地抱团发展,王兴楷牵头成立合作社,注册“淮乡”商标共同使用。

红色传承,激发发展新活力。不仅油茶,宁化推进“两米两茶一稻种”农业特色产业发展,促进现代农业优化升级,2018年完成农林牧渔业总产值42.96亿元。同时,加快打造“一地一院一旧居一线路”红色精品旅游线路,去年游客接待量、旅游总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8.15%、20.5%。

宁化的发展之路,正是三明市的一个缩影。“三明市将继续传承红色基因,因地制宜扶持发展县域特色经济,加强民生保障,打造‘风展红旗如画’品牌。”三明市相关负责人表示。

版式设计:沈亦伶

《人民日报》( 2019年09月02日 13 版)

(责编:吴舟、陈蓝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