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既往开来 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2014年07月28日19:07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山海经》中记载:闽在海中。浩瀚的大海不仅馈予八闽子民蕴藏丰厚的海洋资源,也锻铸了他们拼搏竞争的海洋性格,推动他们由浅蓝走向深蓝,由历史走向未来,谱写一篇篇海上丝绸之路的壮丽篇章。

福船。以其“水密隔舱”的先进技术,成为中国最具远洋能力的商船,在中国古代对外贸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早在三国时期,吴国就在建安郡所属侯官县(今福州)设置典船校尉,这是有记载的福建官办造船厂之开始。唐代的福州和泉州是南方的主要造船基地。从宋代的开洋裕国,到元代的海上远征,明初的下西洋,福船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船船满载丝绸、茶叶、瓷器的福船,在海上女神“妈祖”的庇佑下,通过台湾海峡,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不断驶向遥远的国度,增进了中国的对外交流,扩大了中国的对外贸易。

闽商。与晋商、徽商齐名的闽商,由于大海的熏陶,更具开放、拼搏精神。“敢拼会赢”是闽商的真实写照。唐宋时期,闽人为了谋生从家乡带着丝绸、药物、糖、纸、手工艺品等特产搭上商船从泉州出发,顺着海上丝绸之路漂洋过海,将这些商品销往各地区甚至世界各国,创造了东渡日本、北达欧亚、西至南北美洲、南抵东南亚各国的辉煌历史。至元代,闽人已经有了固定的商业意识,一些商人因经商需求开始定居异国他邦,拓展商贸往来。如今的闽商遍布世界各地,正在以一种开放包容的博大胸怀,为世界的交流交往默默做出积极贡献。

海丝。历史上,福建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发祥地。福建的泉州港、福州港和漳州港在不同时期对“海丝”发挥了重要作用。“海丝”最顶峰——宋元时期,泉州是主港,被誉为“东方第一大港”。在唐代中期至五代期间,福州是“海丝”的重要港口城市和经济、文化中心,并与广州、扬州并列为唐代三大贸易港口;福州长乐太平港是郑和七下西洋的重要基地。漳州在明代则被誉为“闽南第一大都会”,明朝末年从漳州月港出海的华侨华人遍布“海丝”沿线的东南亚各国。唐朝后期,北方因战乱导致经济凋敝,而南方却相对稳定。为了高额利润,各国商人不畏艰险穿越马六甲海峡来到中国,与开放的闽商达成交易。善于经营的闽商也通过这条线路,源源不断地将自家的特产输送到世界各国,换来真金白银。这样,渐渐地,一条以泉州为起点的海上丝绸之路悄然兴起。当时的泉州“刺桐港”与埃及亚历山大港齐名,被称“东方第一大港”,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商贸易,呈现出“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荣景象。这条海上丝绸之路在促进贸易的同时,也促进了中西文化的交流融合,我国现存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寺—泉州清净寺、伊斯兰教圣墓和马可·波罗的赞誉等成为那段辉煌历史的最有力见证。

福建,具有经略海洋的传统与特质。随着历史的发展,福建人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的信心更强大,激情更饱满,步伐更稳健,在海洋与渔业方面尤为突出。

——水产品贸易增长迅猛。随着海峡两岸ECFA签订实施和中国东盟ACFTA生效,福建省水产品进出口贸易迅猛增长。据海关统计,2013年我省水产品出口创汇51.09亿美元,位居全国第一。其中,福建是我国与东盟水产品贸易最大的省份,出口创汇13.37亿美元,占全国水产品出口东盟的56.22%。台湾为我省水产品出口创汇第二大目的地,出口创汇8.95亿美元;对台进口屡创新纪录,主要品种由2011年的6种增加至12种,有冰鲜午仔鱼、活青斑鱼、冻秋刀鱼、冻鱿鱼、冻带鱼、冻石斑鱼、和冻鲨鱼片等。

为积极促进水产品出口贸易,福建加快完善渔业贸易平台建设。通过推动“中国-东盟渔业产业合作及渔产品交易平台(包括建立中国-东盟海产品交易所)”项目落地实施,

——远洋渔业快速发展。福建是我国重要的远洋渔业省份,省委、省政府将远洋渔业作为加快发展海洋经济、建设海峡蓝色经济试验区的重点产业进行培育,建立起涵盖渔船更新改造补助、燃油补助、自捕鱼不征税、信贷优惠、新渔场开发等较为完整的政策扶持体系,加快远洋渔业发展。全省远洋渔业企业28家,外派远洋渔船433艘,规模全国第二;在印尼、缅甸、毛里塔尼亚等国投资兴建了9个境外远洋渔业基地;远洋渔业作业区域不断拓展,分布在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等公海海域和印尼、印度、缅甸、毛里塔尼亚、几内亚比绍等国家经济专属区海域。争取到2017年,全省远洋渔业船队规模达到700艘、产量60万吨、产值70亿元,形成一批实力强、管理规范和信誉度高的远洋渔业企业,初步建成布局合理、装备优良、配套完善、管理规范、支撑有力的现代远洋渔业产业体系。

——境外基地建设扎实开展。水产养殖是福建的优势所在。当前,面对近海养殖空间的不断缩小,福建人凭借娴熟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走出国门,到海外开展水产养殖,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福州市实施在更高起点上加快建设“海上福州”战略,积极引导和鼓励有实力的企业和养殖大户走出国门,新建境外养殖基地4 个,签约项目总投资5 亿多美元。恒盛昌(福建)投资有限公司与印尼材源帝集团签订了共同开发协议,在印尼瑟兰岛投资建设3000公顷的对虾养殖基地;平潭县远洋渔业集团有限公司获得印尼政府批准,合作开发位于印尼巴布亚省西部的马凯纳县阿丰那埃特纳海湾7500公顷的网箱养殖基地;连江县南洋水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印尼三林集团公司签订了共同开发协议,建设100公顷的新加朗岛网箱养殖基地,第一批渔民已出国奔赴基地生产作业。

——闽台渔业引种引技成效显著。为扶持建设闽台农业合作科技示范推广基地,根据省政府《关于进一步促进台资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闽政[2012]7号),我省已建立福州、漳州两地闽台水产良种繁育示范基地,先后从台湾引进四十多种优良品种和先进的种苗繁育、养殖及病害防治等技术,经过消化、吸改、创新、推广,因效益显著而被大面积推广,推动了我省工厂化养殖业的发展。福建利用台湾先进的养殖技术、管理理念和资金,开展全面闽台渔业交流合作,主动承接台湾渔业产业外移,使福建成为台湾与大陆开展渔业交流合作的重要省份。

——资源养护合作不断深化。福建省高度重视海峡两岸渔业资源的开发利用和保护工作,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和行动:一是由厦门大学、台湾海洋大学、福建省水产研究所、福建省海洋研究所等单位联合完成“台湾海峡渔业资源共同养护与管理”课题研究,共同进行了台湾海峡渔业环境、渔业资源、渔业生产、渔业管理等调查,完成了《台湾海洋及邻近海域渔业资源养护与管理》、《台湾海峡常见鱼类图谱》两本专著,为合理开发利用台湾海峡渔业资源提供科学依据。二是积极开展海峡两岸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从2009年开始,海峡两岸每年在海峡(福州)渔业周暨渔博会期间共同开展台湾海峡渔业增殖放流活动,有助于养护两岸渔业资源,进一步促进两岸生态环境保护。与此同时,福建省也加强了与非洲、欧洲、美洲的合作交流,积极派员到新西兰、澳大利亚、挪威、智利、阿根廷等国家,学习海洋立法、海洋政策、海洋环保等方面的先进经验。

——科技交流合作不断拓展。海洋对外交流合作离不开科技支撑,各地水产科技专家、学者为海洋与渔业发展而辛勤劳动。一是在水产学术交流方面。福建省水产学会与台湾水产学会每年在闽台间交换主办“闽台水产学术研讨会”,对苗种繁育、水产养殖、病害防治、设施渔业、水产加工、质量安全等领域进行研讨。二是在院校合作方面,积极推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与台湾海洋大学签订“教育与学术交流合作协议书”。三是在产学研平台建设方面,推动与华侨大学、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中澳企业家联合会签订“关于海洋产业技术创新研究机构及战略联盟合作框架协议书”,推动海外科技专家来闽合作,成功推介美国院士王兆凯先生科研成果在我省落地转化。 (来源: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厅)

(责编:高凌、张子剑)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