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问政再追踪》要不回的工程款(一)

宁德:开发商获利数亿欠薪千万 农民工追讨三年未得分毫

2014年05月20日15:20    来源:人民网-福建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分享    转发:  上传视频,来人民播客
  1. 视频地址:通过MSN、QQ告诉你的好友
  2. flash地址:复制链接到博客或论坛
  3. html代码:复制播放器到博客或论坛

人民网福州5月20日电(李挺 李章亮)老谢和这几个老伙计,几年来已经数不清是第几回来到福安市三泰嘉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了,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能够向这家公司讨要回被拖欠的1000多万元工程款。

【福安市三泰嘉美房地产有限公司徐经理】:我们不是把财产转移掉,恶意的不还你。公司如果那样,那是另外一种情况。这个我们整个账都有,你如果不相信法院,可以找公安部门协助,我会把所有的税务单据提供给你们。

依旧是没钱,这也是三泰嘉美公司相关负责人常态的答复。早在2007年,工程承包商老谢所属的福建九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就与福安市三泰嘉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九天公司承包三泰公司位于福安市区的“荣宏外滩”住宅小区的施工工程。按照合同约定,九天公司全面履行了施工义务。与此同时,在全国房地产市场一片大好的形势下,“荣宏外滩”项目也以超出开发商心理预期价位近一倍的价格售罄。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本该皆大欢喜的合作项目,却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

【福建九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分包商 谢石维】:整个工程十五万平方米,都是由我们施工的,在整个项目施工过程中,到现在我们才知道,他这项目是恶意要拖欠我们的工程款。

2011年底“荣宏外滩”项目顺利完工,但直到2013年,三泰嘉美公司仍未能付清所欠项目工程款。老谢向记者表示,被欠工程款中很大一部分是工人的工资,这也让他面临着欠薪的巨大压力。

【“荣宏 外滩”项目水电工李先生】:欠了我们工人二十来个,钱二十来万。

【“荣宏 外滩”项目外架工戴先生】:差不多还欠了我们四十来万吧,因为我们人多,有四十多个人。

【福建九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分包商 谢石维】:在我们做工的工人身上,多的十几万,少的一两万,这个算起来就很厉害了。2007年到2011年,三四年时间做工辛辛苦苦赚到的钱,人家只拿到80%,这个利息还不要算。

2013年六月,九天公司向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向三泰嘉美公司追讨工程款。法院经审理,判定三泰嘉美公司需向九天公司偿还全部欠款及逾期付款利息。然而让老谢颇感意外的是,案件转至法院执行局近一年后, 1200多万的欠款却仍未讨要回分毫。

【福建九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分包商 谢石维】:执行来,执行去,到现在没有给我们一点答复。这个项目他不是亏,这个项目一开始开盘的时候,一平方卖三千多,卖到后面,一平方卖八千多。三千多这里面已经有利润了,后来卖到八千多,大多数卖到八千多,这个利润,十五万平方,你算一下,起码几个亿。赚这么多钱,我们工人的血汗钱他不付。我们讲他恶意算计我们,我们没有说错。

记者了解到,“荣宏外滩”项目是近年来福安市三泰嘉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唯一的房产开发项目,在外人看来,公司这些年也是做了一单稳赚不赔的生意。那么为何会拖欠工程款呢?为了进一步了解这起欠款案件的执行情况,记者也跟随老谢找到了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该案的法官。

【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 陈长厚】:他那个公司资产可能转移得干干净净的,一分钱没有。

【福建九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项目分包商 谢石维】:都转移到哪里去,你们能查出来吗?

【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 陈长厚】:这个我们查不出来。我们只能查在我们执行的过程中,在公司名下的资产,至于说查转移到其它地方,我们目前没有这种手段。

在这名法官看来,法院执行局只管查账,欠债公司账目上没了钱,执行局也就无能为力。而接下来这名法官说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更是有些意外。

【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 陈长厚】:我原来是承办本案件的,这些相关的材料我都有。但现在呢?我是已经辞职了,现在不是我在办理。因为我今天批文刚下来。

记者:今天刚下来?刚辞职?

【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 陈长厚】:是的,前段时间递的辞呈。

对于老谢来说,这样的结果,也许是最糟糕的。一个自始至终了解案情的执行局法官,现在撒手不管了,那么这一千多万的欠款还能要得回来吗?人民网福建频道《问政再追踪》继续关注。 

(责编:张子剑、钟若漪)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新闻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